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5491阅读
  • 119回复

【原创】【神剧同人】幽兰生前庭(全文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0 发表于: 2015-06-27
*YQXxIIq  
十五日后 七月十八日 YReI|{O$c  
洛阳 狄府 西跨院 j2:9ahW  
6y?uH; SL  
pD~."fb  
狄春只听得门前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跟着便是两声轻微的敲门声。他用胳膊拐捅了捅倚在床边、半睡半醒的沈涛,接着打开房门——正是前来换班的张环、肖豹二人。 ||7x51-yj  
_]3#C[1L  
fv* $=m  
张环手里端着个漆盘,上面摆着一只青瓷碗,里头是满满的汤药,瓷碗边上还放着些许白药绷带。他看了沈涛身后依旧昏睡的李元芳一眼,低声问道:“李将军如何了?” 2Mw`  
mv$gL  
7}&vEc@w&  
狄春帮着他把漆盘放在床边的一方木柜之上,摇头道:“还是老样子。”张环听了,道:“你俩累了一宿了,先去歇息吧。” ?AI`,*^  
k%N$eO$  
:V)=/mR  
狄春、沈涛点了点头,便轻手轻脚地朝门外退去,刚出房门,狄春像是想起了什么,朝着张环、肖豹道:“老爷昨夜里看了半宿,过了三更才回自己屋里睡下,你们别去吵他……要是李将军有什么情况,先让孙太医看看,孙太医就在后院的第一间屋子头歇着。”见他两人点了点头,狄春又道:“李将军应该不会有甚岔子了罢……老爷毕竟年纪大了……” VIod6Vk  
8KdcU [w]  
\K Kt& bKL  
出了李元芳住的那间屋子,便是西跨院里头的一处小花园,平日里李元芳常在这里演武练刀的。花园里种了些兰花,这会儿开了大半,满院子的淡素香气。 f{(D+7e}  
N{Pa&/V  
criNeKa  
秋日里朝升的太阳带着些暖和的意思,教人几乎再也不想回到那秋雨连绵的日子。狄春想起十五日前的那个夜晚,只见得老爷跟着一小队千牛卫急忙回府,担架之上抬着个人,消瘦万分。他心下知道多半是李将军不好了,便跟着奔了过去,谁知道狄仁杰却匆匆写了个几个帖子,让他叫几个小厮,骑快马分别去太医院和尚药局,将连着风春来在内的几名太医都唤来。 @ 'J[T:e  
%wJ?+D/  
PvxU.  
他当时吓得不轻,看着狄仁杰的面色又不敢多问,便领命而去。那夜西跨院的烛火亮了整整一宿,狄府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在厨房和西跨院间奔波的小厮。风大雨大,众人手里提着的灯笼便飘摇不断,里头的那点亮光几近欲灭。 "1Y DT-I"  
X#MC|Fzy@  
AC?a:{ ./  
到了清晨,狄仁杰才将他唤去屋里,他看着屋里榻上面白如死的李将军、满脸倦色或站或坐的几名太医,还有双目微闭的狄仁杰,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又不敢开口。半晌,狄仁杰才缓缓道:“狄春,等过了晌午,便去市坊里头寻几个扎白棚的匠人罢,寿衣棺材也去凶肆的置备些……”听得狄春眼前一阵发黑,“老爷,李将军他……”狄仁杰微微摆了摆手,狄春便不敢再说。  y]ya.YG  
axkNy}ct  
7;sF0oB5e  
立在一旁风太医又给李元芳看了看脉,道:“国老,您……可要千万保重啊……”见狄仁杰不说话,他又跟着道,“是我等无能。” 0A75)T=lQ  
_G^4KwYp  
CL!s #w1I\  
狄仁杰摇了摇头,道:“风太医不必,元芳的伤我心里自是有数……只是……”他几欲开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朝着那几位太医深深一揖,道:“老夫代元芳谢过诸位太医了。” 7wbpQ&1_  
[ofZ1hB4  
iis}=i7|  
那几位太医连忙回礼道:“卑职等那里当得起国老如此大礼!”跟着便说了些宽慰的话。狄仁杰听了也未说什么,只是让狄春带着太医们去花厅用些朝食,自己则留在了屋内。 };>~P%u32  
<x:^w'V_b  
RJD(c#r$  
方到晌午,狄春便唤了张环一起去南市,张环听狄春这般说法,当场便蹲在地上痛哭了一场。两人咬着牙找了两三个手艺最精湛的匠人,由张环带着先回府去,狄春自己则去凶肆看了棺木寿衣。待到他回到狄府,灵棚已然扎起了一小半,府里上上下下的小厮都是面有哀色,李元芳手下的千牛卫更是不必多说,谁都未曾想到,几日前出府时还好好的李将军,怎么就成了这样。 e1R<+`]  
:CXm@yF~4=  
[85tZr]  
到了傍晚时分,却听得有宫中力士前来传旨。谁知道事情在这之后便有了些起色。狄春想着,那几个太医仍留在府里给李将军看伤,老爷又吩咐灵棚不须再扎,便是说明李将军还有的救。 x\Kt}/97e  
jh~E!%d77  
'RIx}vPf  
一连过了五六日,狄春又被狄仁杰唤去,这才知道李将军性命应该无有大碍了,只是满身的伤病还须静养。这几位太医皆有公务在身,也不能时时刻刻地在狄府里候着。当下便商议好,留了孙太医在府里帮着狄仁杰,其他的太医各回府去,又让狄春和张环李朗几个,轮班照顾李元芳。 Ap<j;s4`  
xL!@$;J  
:i o[9B [  
狄春见李元芳侧卧在榻上,盖了床被褥看不见身上的伤势,想来也定是裹满了绷带。狄仁杰跟他和张环李朗等人说了些需注意的事情,又说元芳到现在也还未醒过,你们一定要小心在意云云。狄春见狄仁杰满脸的倦色,眼中也是血红一片,便都劝他去歇会儿,让孙太医先来守着。 C ?aa )H  
?#/~ BZR!  
xbZR/!?  
如此又过了十来日,便到了今日的清晨。这些日子李元芳的伤势反反复复,时不时也说些没人懂的胡话,好在情状都不算极危急。狄春看着那满园的兰花,总算是松了口气,“好在这大雨没把兰花都淋折了,要不然李将军定会有几分难过的。”他想。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发帖
1513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1 发表于: 2015-06-28
武奶奶还挺下本的,把自己的宝贝丹药送给乖乖了,总算良心发现了。将军如兰,历经风雨,幽香不减。
发帖
1513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2 发表于: 2015-07-04
回 110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阿鼎,该该更更文了吧?!快来救芳乖呀!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3 发表于: 2015-07-21
zg.'  
还没待他走出这小小的院落,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张环,又把狄府当做千牛卫的校场了”,狄春心下暗自腹诽道。还没等他回过头来,便听见那脚步声由远到近,又由近到远,只留下一句匆匆的“李将军醒了——” c;xL.  
1U;je,)  
>5% o9$|z  
7ib~04  
Cl7IP<.  
7 }4T)k(a  
c+f~>AaI  
洛阳 城中行馆 L~"~C(g  
-;a}'1HOE  
:UoZ`O~  
暾欲谷看着眼前的那人,终究是叹了口气:“你性子仁厚,像你的母亲。”他有意未称默棘连的母亲为“母可敦”,话语里显是带了怒意。 >)=FS.?]  
"diF$Lj  
4`o_r%   
阿史那默棘连用那一双黑色的眼睛看着他,一言不发。 q{ItTvL  
#~^#%G  
^GQ+,0Yy  
暾欲谷道:“你已经十九了,在汉人的规矩里,就是快要加冠的人了……可你还是这般小孩子心性。” f> k]{W Y  
!o+#T==p  
?x7zYE,6  
g, h'K  
kO{A]LnAH  
默棘连道:“我又不愿做什么可汗,我从来都不愿做什么可汗……阙特勤他不比我好么?!” 5 < wIJ5t  
,j>A[e&.  
FloCR=^H  
暾欲谷轻声道:“阙特勤是你的弟弟。” X,y0 J  
i2j_=X-  
,#W>E,UU  
默棘连一声冷笑道:“那迁善可汗(注:就是阿史那默啜)就不是我父可汗的弟弟?!” /Fy2ZYs,`8  
N9QHX  
\CNv,HUm3  
暾欲谷被他说得竟无话可说,半晌道:“你莫要耍这小孩子脾气。” '=C)Hj[D  
m%hI@'  
m<qPj"g~L  
默棘连道:“我可没有耍什么小孩子脾气……”他一掀帘子便要离开,又突然转身道:“我迟早要杀了匐俱(注:阿史那匐俱,阿史那默啜的儿子,曾被封为拓西可汗)。” VN6h:-&iY  
= i9|lU"Va  
l&#&}3M  
-7{qTe {  
"=8= G  
;|7]%Z}%  
fGGGz$;N  
洛阳 狄府 西跨院 q$IgkL  
7HfA{.|m  
rUgTJx&ds  
狄仁杰将李元芳身后的靠枕稍微挪了挪,道:“这下好了。”他又探了探李元芳的脉,笑道:“还得委屈李大将军再躺些日子。”他这么称呼,除却打趣的意思外,也是叫李元芳放心。 <uq#smY  
$;~  
e+416 ~X v  
李元芳淡淡地笑,偏着头看他,道:“大人……皇帝可说了些什么?” )/uu~9SFd  
wX?< o  
(.D |%P  
狄仁杰正将安神汤端起,这会儿又放下去,道:“皇帝那边你放心便是,杜景俭大人也无恙了。” ]rAaErB';  
xn1=@0 a  
/D@(o`a  
李元芳点了头,他刚刚从一片昏迷里挣扎着醒来,怕吵,狄仁杰便叫那帮喜气洋洋的小厮和几个军头都暂且在别处歇会儿。这会儿西跨院里只有他们两人,静得连秋日阳光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f\c m84  
..u2IdEu  
3/d`s0O  
李元芳缓了一会儿,又道:“大人……您是有什么事儿要跟卑职说么?”他见狄仁杰满脸的不急不缓,说话都有几分怯怯。 JY6&CL`C  
b`%(.&  
`-,yJ  
狄仁杰只笑道:“你刚醒,也莫要劳累了,好生养着便是。”李元芳面色却是一变,急道:“大人!那密信……”他说得太快,一时间乱了本来就微弱的气息,咳得便是止不住。 y&F0IJ|`@M  
@)hrj2Jw  
Rq,ST:  
狄仁杰连忙扶住他,待他气息平了下来,一边抚着他瘦棱棱的后背,一边无奈地叹道:“到底瞒不住你。” gJkvH[hDY  
aM2[<m}  
c+_F}2)  
李元芳道:“卑职当日在永昌馆驿,便知晓了,当时只是担心再不能回来禀告大人……”他说得平静,狄仁杰却低声道:“元芳,确是委屈了你。”他又微一闭眼,想到李元芳在推事院里忍下的种种苦楚,心下便是一酸。 B%~D`[~?  
RMrrLT  
{\ 87]xJ  
李元芳道:“大人,若是卑职没有猜错……那日永昌馆驿是有两批人,是么?” CHZjK(a  
gJn_Z7MgJ  
3aK/5)4|B  
狄仁杰点点头,道:“是。” BUp,bJpO  
q1d'L *   
L.]mC !  
李元芳道:“一拨必是梁王的,那还有一拨呢?”他对朝中的纷乱斗争其实并不熟悉,想来想去能在这事里掺合的也就那么几个,可谁又都不像。 ^mNPP:%iN  
5[1#d\QR  
`6t3D&.u0  
狄仁杰从袖中取出一枚精致的朱果金符来,对李元芳道:“你看看这个。”李元芳正要从床褥里伸出手来,看着狄仁杰的面色便笑了,赶紧将包扎地层层叠叠的手缩了回去,只是打眼来看。 lvyD#|P  
tFYIKiq2  
_:tclBc8R  
那朱果金符雕得精巧玲珑,花纹也是百般细腻,却并无有篆字。李元芳打量了一会儿,道:“卑职眼拙,真的不知,难不成是内卫么?” jE&Onzc  
 W1@Q)i  
D(GAC!|/]  
狄仁杰笑道:“内卫倒是有掺合进来,但这不是内卫的。”他指了指金符上雕刻的图案,“你看,这是什么?” $B iG7,[#  
JqDj)}fzX  
}UzO_&Z#6  
李元芳仔细看去,那图案分明是两只仙鹤,一只振翅欲翔,一只垂头踱步,他还是不明所以,惑道:“大人,这是?”  xYMNyj~  
b=#3p  
P7Th 94  
狄仁杰道:“这是在后面那拨黑衣人尸体上发现的。”他将金符拿到手里,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圈,道:“元芳,这可不是玩物啊。” >e4  
]c8$%  
$Xlyc.8YId  
李元芳想了想,道:“大人,这究竟是皇上赐给谁的?”这金符精致如斯,图案也绝非民间敢用,必是皇帝赠与亲信下臣。 4LU'E%vlC  
x*#F|N4~',  
mf26AIlkQ  
狄仁杰道:“说出来你未必知道,是张家二兄弟。”他见李元芳满脸的茫然,便解释到:“就是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他俩是宰相张行成的族孙,奉恩荫做了个尚乘奉御的散官,后来不知怎的被太平公主瞧上,荐往宫中做了面首。”  !Xwp;P=  
Q<L.!%vu}  
lQ%]](a6  
李元芳不善交游,又素在军中,对此事正是一无所知。他听狄仁杰这般说,便惑道:“那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什么呢?再说,这金符如此稀奇,他们就不怕圣人怪罪么?” 6(4o}Sv  
O_f|R1G5z  
@o+T<}kWX  
狄仁杰笑道:“难道你忘了,若是没个东西,哪里叫得开洛阳城的城门呢?”李元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出洛阳城时,城门已然关闭,自己也是拿了千牛卫将军的官符才得以出城,他随即叹道:“这么说,他们是早有打算么?” lLHHuQpuj  
h^P>pI~  
/Q"nQSG  
狄仁杰将那金符摆在桌上,道:“这两人说聪明也不聪明,说蠢也不蠢。原本水底下的事情,叫他们这么一闹,闹得大了。若是真能截到那密信献给皇帝,自然是想得到的好处;如若不能,凭空在皇帝眼皮子底下来这一出,对李武两家都不是好事,他们自然是浑水摸鱼,收些渔翁之利。皇帝问起来,便说此金符是无意中丢掉,或者造人偷窃,都糊弄得过去。” F9e$2J)C  
OwP9=9};  
I}Z [F,}*J  
李元芳道:“可是皇帝那般聪明,怎会想不出来?再说,只要大人您在皇帝面前陈明原委,此事不就明白了么?” l;L&ijTQD  
+1p>:cih  
-p>KFHj6  
狄仁杰反问道:“此事明白了甚么?” RlX;c!K  
4j!MjlG$  
iQ-;0<=G  
李元芳被他问得愣了,随即低声道:“梁王与突厥暗中勾结,遣人劫夺密信,张家兄弟在其中作梗。” ja~b5Tf9  
n/s!S &  
O6;>]/`  
狄仁杰忽然喟然一叹,抚了抚李元芳的肩背,道:“元芳,有些事情我不愿瞒着你……”他闭了眼,李元芳一瞬间看见面前的老人鬓发已然霜白,“此案,不能太明白。” 8N6a=[fv<  
 b6S86>  
;sNyN#  
李元芳轻声道:“卑职明白。”他看着狄仁杰的眼睛,道:“其实大人不必瞒着卑职……卑职早就知晓。” K4n1#]8i  
]Vl5v5_  
j1YE_U  
狄仁杰一惊,也未说什么,只是轻握了李元芳双手,道:“元芳,实在是委屈你。若不是……若不是……”他踌躇半晌,却怎么都说不下去。 Xk]5*C]6<  
}#<Sq57n  
P>pkLP} Vo  
李元芳笑道:“大人,反正您不怨我把这差事办砸了就好。”狄仁杰听了,佯装气道:“你这小子,躺了这么些天,一张嘴就净说胡话。” h%+8}uywZ  
M=o,Sav5*  
l,*Q?q  
李元芳却是一愣,问道:“大人,卑职……躺了多久?”狄仁杰听他这么问,才想起来此事竟没告诉他。这些天来他兀自昏睡,却不知己身已然在阴曹地府里走过一遭。 S;ulJ*qv  
f` A  
G:WMocyXI'  
狄仁杰道:“今日已是七月十八日了,这么算来,也有十五六日罢。”他想起十五六日前李元芳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样子,心下又是一酸。他刚欲抬起头,宽慰李元芳两句,便听见李元芳声音怯怯:“大人,卑职叫您劳心了。” jI;bV G  
FN,0&D}`  
;%dkwKO  
狄仁杰将他额角碎发拢好,道:“不想叫我劳心,那就好好躺着。”言罢,触了触桌上的安身汤药,“这药凉了,我教狄春温了给你送来。你再躺会儿,别乱动。” 1LPfn(   
李元芳点点头,狄仁杰便唤了狄春过来,自己离了那屋子。 fy_'K}i3 k  
 b 1[U 9  
Go`omh b  
方一出门,那阳光一下子照了过来,秋日初升的阳光竟是那般从未感受过的和煦、温暖。狄仁杰连走了几步,这才发现自己已然落下泪来。 t_]UseP$RF  
g+k6pi*  
=l7LEkR  
GV[%P  
E0O{5YF^T  
bLV@Ts  
c(Ha"tBJ  
洛阳 宣风坊 张柬之府邸 TS[Z<m  
.9^;? Ts  
0x`:jz`  
张柬之看着背手而立,仔细打量着那屏风的狄仁杰,笑道:“怀英兄,我家的屏风就那么好看么?”狄仁杰回头笑了笑,道:“的确不错。” so8-e  
= oh6;Ojt  
-+PPz?0  
张柬之低头呷了口茶,道:“李将军可好?”狄仁杰点点头,道:“看罢,兴许还得躺些日子。”张柬之又道:“梁王挨了顿骂,罚了三个月的俸禄和百斤铜,此事来得快,去得也快……真是想不到啊。” rSJ}qRXwU  
" LxJPt\  
>u/yp[K y  
狄仁杰问道:“想不到什么?”张柬之笑意刻薄:“怀英兄明知故问了。” )?xt=9Lh  
~%}g"|o  
C=b5[, UCB  
狄仁杰从怀里取出那枚金符,放在张柬之面前的桌案上,磕得“叮”的一声。张柬之疑道:“你竟没把这玩意儿给皇帝?”他熟悉朝中事务,不在狄仁杰之下,此物来自何处,便是抬眼就知。 (,TO|  
*AA1e}R{B  
U^YPL,m1  
狄仁杰摇摇头,道:“我不敢。那两人既然有把握趟这浑水,自然也有把握全身而退。孟将不要忘了,你我如今好好地坐在这个地方,还有那人,正在房州熬着日子!”话已至此,已然带了怒意。 5;Z~+$1  
W&Hf}q s  
TSk6Q'L\v  
张柬之默默打量了那枚金符,咬牙道:“那两个面首!”他双手握拳,道:“怀英怪我。” 'oEmbk8Hg  
[5 V  
:ox CF0Y  
狄仁杰道:“我当初就好奇,梁王怎么会好好地写那封信给突厥,他怎么知道突厥的意图?以他的位置,断不能这么轻举妄动。果然,寄信从来都是有来方有回的。” cs5Xd  
,@;<u'1\G  
t(yv   
张柬之不答话,只是站起身来,走到那屏风面前,双手把住屏风,狠狠一折,竟然将那屏风的一扇给拆了下来。原来那屏风并非一块木板所就,而是两片木板相合而成,中间恰有一细狭夹层。 QM]^@2rK2  
9x1Dyz 2?F  
f1{ckHAY55  
从那夹层里轻飘飘坠下一张纸片来,张柬之弯腰拾了,递给狄仁杰。那纸片上写的是汉家文字,末尾却压着突厥可汗的金批大印。 EGt)tI&  
x9e 9$ww}  
?xet:#R'  
“这是默啜的来信,你看看罢。” 6uyf  
}VGiT~2$  
Qi61(lK  
那信中言语,无非是陈述武氏篡权、李唐神器不兴,突厥世受李家天可汗大恩,愿以李氏后裔马首是瞻,复李唐天下云云。 {;zPW!G  
7`}z7nk  
&g!/@*[Nhh  
狄仁杰草草看了一遍,道:“你怎么说?”张柬之道:“若是换了你,你舍得么?” LcXMOT)s  
9?8`" v  
"->:6Oe2   
狄仁杰正色道:“孟将,我不是要怪你。兹事体大,你应当明白后果。李昭德、杜景俭未将此事抖露出来,不代表别人不会。” qo;\dp1  
Sx2j~(pOr  
g$b*#  
张柬之问道:“那信现在何处?在杜景俭手里么?” v(iUo&Ge  
b5Pn|5AVj  
5qy}~dQ  
狄仁杰却反问道:“那信?你说的是哪封信?” V1.F`3h~  
%j@FZ )a[  
&iZYBa  
张柬之无奈道:“是我回给默啜的信。” cy4'q ?r  
YkX=n{^  
<Z' hZ  
狄仁杰摇头道:“杜景俭说,那信在永昌馆驿的时候,便被他囫囵吞了。当时情况紧急,自己性命都不知如何,便出此下策。反正,他是这么说的。”他看着张柬之,道:“李昭德拼了命也要护着这封信,也不知他泉下有知,该作何感想。” F]YKYF'1I  
SK52.xXJ  
{M/c!  
张柬之叹道:“他太急了……这个教训,我当牢牢记住。”他拾起将那封突厥的来信,拿到灯烛上烧了,火苗卷着泛黄的纸张,瞬息便不见。 dU6LB+A  
Tm\[q  
p'~5[JR:  
“对了,”张柬之突然问道,“你告诉李将军了么?” M%xL K7  
vc #oALc&  
m7vxzC*  
狄仁杰摆手道:“你说元芳?他早就知道……毕竟你的字迹,他也是看熟的。况且馆驿里头,若是得了张大人墨宝,肯拿来糊墙的,还真是少见。”原来在永昌馆驿之时,杜景俭便将那信藏在身侧,他知晓此事必须细致,便想了个大胆法子——用些米汤将那信的四角糊了,整张纸糊在墙上。 N?0y<S ?!  
% VpBB  
!" %sp6Wc  
那驿馆里多用些废弃纸料糊墙糊窗,那墙上原本也是贴得乱七八糟,就算仔细打量也未必打量得出来。李元芳当时本来也没在意,只是彼时外头烛光一亮,正照在那墙上,李元芳下意识回头一瞥,便看见了那封信。他跟在狄仁杰身边多年,心思缜密,一眼便看出那是张柬之的笔迹。 DA`sm  
<0)ud)~u  
wg<|@z5  
当下,他指了指那封信,示意杜景俭将信揭下收好,随即再护着杜景俭出了里间。此事慎重,况且又掺和着内卫,便不能将信留在馆驿里。 Wx$q: $h@q  
Cfo 8gX*  
 F'FZ?*a  
张柬之惊得站起,道:“内卫?”狄仁杰点点头,道:“是啊,否则你以为为什么皇帝那么快便得了情报?若是我没猜错,那驿馆的馆丞守卫里必有内卫。” V9u\;5oL  
W#I:j: p  
Y{vwOs  
张柬之缓缓坐下,道:“圣人心思啊。”狄仁杰接着道:“我猜测皇帝多半明白此事于梁王并无什么关系。梁王不思进取,贪图帝位,她是看在眼里的。拿这件事情敲敲他,也不是什么坏事。 U q w}4C/0  
8<g#$(a_E  
\UqS -j|  
张柬之道:“那对我们呢?对了,她不是赐了什么圣药给李将军么?”狄仁杰道:“说起这药,也是侥幸呐。” SiqX 1P  
i4zV(  
w&yGYHg  
M'zS7=F!:  
XL PpxG  
9/ 1+BQ  
fA_%8CjI  
阿史那默棘连回头望了洛阳城一眼,浩荡的队伍在他的眼角蔓延。这就离开洛阳城,回到那茫茫无际的大草原去了。 KU|BT .o8  
-}X?2Q  
 6Z&u  
他捏着缰绳的手里,还攥着一枚药丸,那药丸黑得透亮,与献给皇帝的那颗形状颜色并无二样。他手心用力,药丸顿时被他捏得粉碎。他扬了扬手,将粉末随意地散到路边。背后,洛阳城在秋日的照耀下,灿然流光。 6L,lq;  
t'Eb#Nup3  
%U5P}  
全文完 E {KS a  
格子阿鼎 r%F(?gKXkd  
2015年7月21日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361
金钱
22566
威望
19177
贡献值
6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4 发表于: 2015-07-22
此文充分体现了将军的容、忍、韧,坚、毅、勇,睿、慧、明。芳乖心里什么都清楚明白。但却能坦然面对与接受,无怨无悔,从容淡定。这就是大将军的心胸与气度! Z^s+vi  
yeh8z:5Z O  
赞一个。 CN7 k?JO<  
.i$,}wtw  
文章结尾好似匆忙了一些。
发帖
1513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5 发表于: 2015-07-22
回 113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总算更文了!真不少!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6 发表于: 2015-07-22
回 114楼(记忆悠远) 的帖子
     谢谢悠远姐的支持~~结尾是很仓促啦~~~ ]C!gQq2'a  
元芳其实从头就知道,但是木有办法,只能委屈他啦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7 发表于: 2015-07-22
回 115楼(我为芳狂) 的帖子
谢谢姐姐的支持哦!期待姐姐的作品~~~~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361
金钱
22566
威望
19177
贡献值
6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8 发表于: 2015-07-25
回 116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知道而不抱怨,明白而不任性,清楚却不胡来,受屈却不申辩。为胸中有大智慧者方能有此担当。 6:[dj*KGmT  
v5#j Z$<F  
难怪此芳人见人爱。
级别: 黑侠
发帖
162
金钱
1755
威望
842
贡献值
29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9 发表于: 2015-09-07
我为什么觉得那药不能吃呢?????
健健康康一生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 请输入子健在《开创盛世》中饰演角色的名字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