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6052阅读
  • 119回复

【原创】【神剧同人】幽兰生前庭(全文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0 发表于: 2015-06-27
1`LXz3uBe  
十五日后 七月十八日 )9B:wc"  
洛阳 狄府 西跨院 sp QLG_o,J  
3Db3xN  
mPPk )qy  
狄春只听得门前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跟着便是两声轻微的敲门声。他用胳膊拐捅了捅倚在床边、半睡半醒的沈涛,接着打开房门——正是前来换班的张环、肖豹二人。 F_ 7H!F  
]h!`IX  
!r+IXuqV,!  
张环手里端着个漆盘,上面摆着一只青瓷碗,里头是满满的汤药,瓷碗边上还放着些许白药绷带。他看了沈涛身后依旧昏睡的李元芳一眼,低声问道:“李将军如何了?” W~ULc 9  
;pJ2V2 g8  
V &Mf:@y  
狄春帮着他把漆盘放在床边的一方木柜之上,摇头道:“还是老样子。”张环听了,道:“你俩累了一宿了,先去歇息吧。” `nJu?5  
la$%H<,7  
Zt@Z=r:&  
狄春、沈涛点了点头,便轻手轻脚地朝门外退去,刚出房门,狄春像是想起了什么,朝着张环、肖豹道:“老爷昨夜里看了半宿,过了三更才回自己屋里睡下,你们别去吵他……要是李将军有什么情况,先让孙太医看看,孙太医就在后院的第一间屋子头歇着。”见他两人点了点头,狄春又道:“李将军应该不会有甚岔子了罢……老爷毕竟年纪大了……” Vv*NFJ|  
Qbeeq6  
b^`AJK  
出了李元芳住的那间屋子,便是西跨院里头的一处小花园,平日里李元芳常在这里演武练刀的。花园里种了些兰花,这会儿开了大半,满院子的淡素香气。  #T~&]|{,  
b X)|MiWI  
4p)e}W*  
秋日里朝升的太阳带着些暖和的意思,教人几乎再也不想回到那秋雨连绵的日子。狄春想起十五日前的那个夜晚,只见得老爷跟着一小队千牛卫急忙回府,担架之上抬着个人,消瘦万分。他心下知道多半是李将军不好了,便跟着奔了过去,谁知道狄仁杰却匆匆写了个几个帖子,让他叫几个小厮,骑快马分别去太医院和尚药局,将连着风春来在内的几名太医都唤来。 dl l%4Sd  
vz`@x45K  
jB@4b 'y  
他当时吓得不轻,看着狄仁杰的面色又不敢多问,便领命而去。那夜西跨院的烛火亮了整整一宿,狄府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在厨房和西跨院间奔波的小厮。风大雨大,众人手里提着的灯笼便飘摇不断,里头的那点亮光几近欲灭。 =qoRS0Qa  
IS]{}Y\3H  
aW{L7N%  
到了清晨,狄仁杰才将他唤去屋里,他看着屋里榻上面白如死的李将军、满脸倦色或站或坐的几名太医,还有双目微闭的狄仁杰,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又不敢开口。半晌,狄仁杰才缓缓道:“狄春,等过了晌午,便去市坊里头寻几个扎白棚的匠人罢,寿衣棺材也去凶肆的置备些……”听得狄春眼前一阵发黑,“老爷,李将军他……”狄仁杰微微摆了摆手,狄春便不敢再说。 ~%y\@x7I  
EychR/s  
Q e1oT)  
立在一旁风太医又给李元芳看了看脉,道:“国老,您……可要千万保重啊……”见狄仁杰不说话,他又跟着道,“是我等无能。” "dN < i  
+lp{#1q0  
@?2n]n6  
狄仁杰摇了摇头,道:“风太医不必,元芳的伤我心里自是有数……只是……”他几欲开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朝着那几位太医深深一揖,道:“老夫代元芳谢过诸位太医了。” t]m!ee8*X<  
Q5E:|)G  
%"7WXOv&z  
那几位太医连忙回礼道:“卑职等那里当得起国老如此大礼!”跟着便说了些宽慰的话。狄仁杰听了也未说什么,只是让狄春带着太医们去花厅用些朝食,自己则留在了屋内。 (Nz]h:}r  
6 S*zzJ.0K  
r7X D&Y  
方到晌午,狄春便唤了张环一起去南市,张环听狄春这般说法,当场便蹲在地上痛哭了一场。两人咬着牙找了两三个手艺最精湛的匠人,由张环带着先回府去,狄春自己则去凶肆看了棺木寿衣。待到他回到狄府,灵棚已然扎起了一小半,府里上上下下的小厮都是面有哀色,李元芳手下的千牛卫更是不必多说,谁都未曾想到,几日前出府时还好好的李将军,怎么就成了这样。 fykI,!  
a%[q |oyR  
U6i~A9;  
到了傍晚时分,却听得有宫中力士前来传旨。谁知道事情在这之后便有了些起色。狄春想着,那几个太医仍留在府里给李将军看伤,老爷又吩咐灵棚不须再扎,便是说明李将军还有的救。 GAJ~$AiwHH  
)y\BY8  
<;KRj85"j  
一连过了五六日,狄春又被狄仁杰唤去,这才知道李将军性命应该无有大碍了,只是满身的伤病还须静养。这几位太医皆有公务在身,也不能时时刻刻地在狄府里候着。当下便商议好,留了孙太医在府里帮着狄仁杰,其他的太医各回府去,又让狄春和张环李朗几个,轮班照顾李元芳。 'jbMTI  
7&t~R}&|  
UT-ewXh  
狄春见李元芳侧卧在榻上,盖了床被褥看不见身上的伤势,想来也定是裹满了绷带。狄仁杰跟他和张环李朗等人说了些需注意的事情,又说元芳到现在也还未醒过,你们一定要小心在意云云。狄春见狄仁杰满脸的倦色,眼中也是血红一片,便都劝他去歇会儿,让孙太医先来守着。 ^?Vq L\V5  
1nXqi)&?;  
B? TpBd  
如此又过了十来日,便到了今日的清晨。这些日子李元芳的伤势反反复复,时不时也说些没人懂的胡话,好在情状都不算极危急。狄春看着那满园的兰花,总算是松了口气,“好在这大雨没把兰花都淋折了,要不然李将军定会有几分难过的。”他想。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发帖
1508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1 发表于: 2015-06-28
武奶奶还挺下本的,把自己的宝贝丹药送给乖乖了,总算良心发现了。将军如兰,历经风雨,幽香不减。
发帖
1508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2 发表于: 2015-07-04
回 110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阿鼎,该该更更文了吧?!快来救芳乖呀!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3 发表于: 2015-07-21
 ~d }-  
还没待他走出这小小的院落,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张环,又把狄府当做千牛卫的校场了”,狄春心下暗自腹诽道。还没等他回过头来,便听见那脚步声由远到近,又由近到远,只留下一句匆匆的“李将军醒了——” i$ Zhk1  
>iq^Ts  
2qN6{+]  
 iKDGYM  
n&@\[,B  
aeSXHd?+(  
fx9c1h9s  
洛阳 城中行馆 /9 [nogP  
nkv zv  
#w#B'  
暾欲谷看着眼前的那人,终究是叹了口气:“你性子仁厚,像你的母亲。”他有意未称默棘连的母亲为“母可敦”,话语里显是带了怒意。 )'nGuL-w!i  
5HmX-+XpK  
3C.bzw^  
阿史那默棘连用那一双黑色的眼睛看着他,一言不发。 +HNQ2YZ  
0e3 aWn  
aN.Phn:  
暾欲谷道:“你已经十九了,在汉人的规矩里,就是快要加冠的人了……可你还是这般小孩子心性。” V7 c7(G  
6N6d[t"  
=`g+3 O;<  
#Ey!?Z  
eFbr1I V  
默棘连道:“我又不愿做什么可汗,我从来都不愿做什么可汗……阙特勤他不比我好么?!” Haiuf)a  
y~;Kf0~  
+K]kGF  
暾欲谷轻声道:“阙特勤是你的弟弟。” Hb IRE  
$5|/X&"O)/  
*cJ GrLC  
默棘连一声冷笑道:“那迁善可汗(注:就是阿史那默啜)就不是我父可汗的弟弟?!” 1+v)#Wj  
:Q"]W!kCs  
?< mSEgvu  
暾欲谷被他说得竟无话可说,半晌道:“你莫要耍这小孩子脾气。” 4w\cS&X~C  
h@t&n@8O?  
D8qZh1w%A|  
默棘连道:“我可没有耍什么小孩子脾气……”他一掀帘子便要离开,又突然转身道:“我迟早要杀了匐俱(注:阿史那匐俱,阿史那默啜的儿子,曾被封为拓西可汗)。” gVl%:Ra%  
Zm^4p{I%o*  
rhsSV3iM  
a3sXl+$D@  
C1Slx !}  
![P1Qv p  
e>=P'  
洛阳 狄府 西跨院 1zl6Rwk^o  
Jo1n>Mo-j  
5\A[ra  
狄仁杰将李元芳身后的靠枕稍微挪了挪,道:“这下好了。”他又探了探李元芳的脉,笑道:“还得委屈李大将军再躺些日子。”他这么称呼,除却打趣的意思外,也是叫李元芳放心。 TG~:Cmc  
RU|{'zC\v  
dd@qk`Zl&A  
李元芳淡淡地笑,偏着头看他,道:“大人……皇帝可说了些什么?” G>qzAgA  
s `B"qw  
" qY Pi  
狄仁杰正将安神汤端起,这会儿又放下去,道:“皇帝那边你放心便是,杜景俭大人也无恙了。” |[7xTD  
gBA UrY%]  
VImcW;Xa  
李元芳点了头,他刚刚从一片昏迷里挣扎着醒来,怕吵,狄仁杰便叫那帮喜气洋洋的小厮和几个军头都暂且在别处歇会儿。这会儿西跨院里只有他们两人,静得连秋日阳光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q90eB6G0g  
/f@VRME  
*4"s,1?@BG  
李元芳缓了一会儿,又道:“大人……您是有什么事儿要跟卑职说么?”他见狄仁杰满脸的不急不缓,说话都有几分怯怯。 s-!Bpr16o0  
})rJU/  
S\RjP*H*  
狄仁杰只笑道:“你刚醒,也莫要劳累了,好生养着便是。”李元芳面色却是一变,急道:“大人!那密信……”他说得太快,一时间乱了本来就微弱的气息,咳得便是止不住。 Yq-N k:H|  
n>T1KC%  
;+t~$5  
狄仁杰连忙扶住他,待他气息平了下来,一边抚着他瘦棱棱的后背,一边无奈地叹道:“到底瞒不住你。” {1,]8!HBJ  
|-GmWSK_  
bU9B2'%E  
李元芳道:“卑职当日在永昌馆驿,便知晓了,当时只是担心再不能回来禀告大人……”他说得平静,狄仁杰却低声道:“元芳,确是委屈了你。”他又微一闭眼,想到李元芳在推事院里忍下的种种苦楚,心下便是一酸。 ]y= ff6Q  
+Bk" khH  
FjYih>  
李元芳道:“大人,若是卑职没有猜错……那日永昌馆驿是有两批人,是么?” t>p!qKrE'J  
3#o!K  
hyq sMkW|  
狄仁杰点点头,道:“是。” \lwYDPY:  
vcTWe$;Q  
Rd7[e^HSN  
李元芳道:“一拨必是梁王的,那还有一拨呢?”他对朝中的纷乱斗争其实并不熟悉,想来想去能在这事里掺合的也就那么几个,可谁又都不像。 v3SH+E j4  
9fp@d  
<8Y;9N|94!  
狄仁杰从袖中取出一枚精致的朱果金符来,对李元芳道:“你看看这个。”李元芳正要从床褥里伸出手来,看着狄仁杰的面色便笑了,赶紧将包扎地层层叠叠的手缩了回去,只是打眼来看。 /c/t_xB  
]4f;%pE  
:l<)p;\  
那朱果金符雕得精巧玲珑,花纹也是百般细腻,却并无有篆字。李元芳打量了一会儿,道:“卑职眼拙,真的不知,难不成是内卫么?” dm;H0v+Y'  
Qx{k_ye`  
|Y#KMi ~  
狄仁杰笑道:“内卫倒是有掺合进来,但这不是内卫的。”他指了指金符上雕刻的图案,“你看,这是什么?” <-KHy`u  
e45gjjts  
i oCoFj  
李元芳仔细看去,那图案分明是两只仙鹤,一只振翅欲翔,一只垂头踱步,他还是不明所以,惑道:“大人,这是?” rUZRYF4C  
TS0x8,'$q  
05et h  
狄仁杰道:“这是在后面那拨黑衣人尸体上发现的。”他将金符拿到手里,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圈,道:“元芳,这可不是玩物啊。” S |S N3)  
ShXk\"  
B&^WRM;7t  
李元芳想了想,道:“大人,这究竟是皇上赐给谁的?”这金符精致如斯,图案也绝非民间敢用,必是皇帝赠与亲信下臣。 9[qEJ$--  
0Y rdu,c  
-dX{ R_*  
狄仁杰道:“说出来你未必知道,是张家二兄弟。”他见李元芳满脸的茫然,便解释到:“就是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他俩是宰相张行成的族孙,奉恩荫做了个尚乘奉御的散官,后来不知怎的被太平公主瞧上,荐往宫中做了面首。” #hinb[fQ  
[$; \1P/  
RQ?T~ASs  
李元芳不善交游,又素在军中,对此事正是一无所知。他听狄仁杰这般说,便惑道:“那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什么呢?再说,这金符如此稀奇,他们就不怕圣人怪罪么?” $@m)8T  
3L2@C%  
Cj).  
狄仁杰笑道:“难道你忘了,若是没个东西,哪里叫得开洛阳城的城门呢?”李元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出洛阳城时,城门已然关闭,自己也是拿了千牛卫将军的官符才得以出城,他随即叹道:“这么说,他们是早有打算么?” $HjKELoJ<  
=)Z!qjf1U  
*"rgK|CM$  
狄仁杰将那金符摆在桌上,道:“这两人说聪明也不聪明,说蠢也不蠢。原本水底下的事情,叫他们这么一闹,闹得大了。若是真能截到那密信献给皇帝,自然是想得到的好处;如若不能,凭空在皇帝眼皮子底下来这一出,对李武两家都不是好事,他们自然是浑水摸鱼,收些渔翁之利。皇帝问起来,便说此金符是无意中丢掉,或者造人偷窃,都糊弄得过去。” L #'N  
jO'+r'2B9  
g8+w?Zn}  
李元芳道:“可是皇帝那般聪明,怎会想不出来?再说,只要大人您在皇帝面前陈明原委,此事不就明白了么?” KX*Hev'K  
S<n3wR"^  
H^jFvAI,8  
狄仁杰反问道:“此事明白了甚么?” |7IlYy&:  
r,p6J7/lfS  
k;V4%O  
李元芳被他问得愣了,随即低声道:“梁王与突厥暗中勾结,遣人劫夺密信,张家兄弟在其中作梗。” qw A N=3@  
]h (TZu  
.y7&!a35  
狄仁杰忽然喟然一叹,抚了抚李元芳的肩背,道:“元芳,有些事情我不愿瞒着你……”他闭了眼,李元芳一瞬间看见面前的老人鬓发已然霜白,“此案,不能太明白。” Q(lj &!?1k  
?sl 7C gl  
8kZ ~  
李元芳轻声道:“卑职明白。”他看着狄仁杰的眼睛,道:“其实大人不必瞒着卑职……卑职早就知晓。” QZufQRfr{  
G9\Bi-'ul  
DM6oMT  
狄仁杰一惊,也未说什么,只是轻握了李元芳双手,道:“元芳,实在是委屈你。若不是……若不是……”他踌躇半晌,却怎么都说不下去。 *[* E |by  
&]~z-0`$!  
^RkHdA  
李元芳笑道:“大人,反正您不怨我把这差事办砸了就好。”狄仁杰听了,佯装气道:“你这小子,躺了这么些天,一张嘴就净说胡话。” Kb0O auW  
%8H*}@n  
Du>dTi~  
李元芳却是一愣,问道:“大人,卑职……躺了多久?”狄仁杰听他这么问,才想起来此事竟没告诉他。这些天来他兀自昏睡,却不知己身已然在阴曹地府里走过一遭。 oS)0,p  
sm}q&m]ad  
-tT{h 4  
狄仁杰道:“今日已是七月十八日了,这么算来,也有十五六日罢。”他想起十五六日前李元芳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样子,心下又是一酸。他刚欲抬起头,宽慰李元芳两句,便听见李元芳声音怯怯:“大人,卑职叫您劳心了。” ]?,47,[<  
z Q NL){  
".| 9h  
狄仁杰将他额角碎发拢好,道:“不想叫我劳心,那就好好躺着。”言罢,触了触桌上的安身汤药,“这药凉了,我教狄春温了给你送来。你再躺会儿,别乱动。” y]=v+Q*+  
李元芳点点头,狄仁杰便唤了狄春过来,自己离了那屋子。 } oJ+2OepN  
?n/:1LN,  
>H@ dgb  
方一出门,那阳光一下子照了过来,秋日初升的阳光竟是那般从未感受过的和煦、温暖。狄仁杰连走了几步,这才发现自己已然落下泪来。 '9GHmtdO,  
GQ&9by=}  
V~5vVY_HG&  
,KkENp_  
[w~teX0!  
-w 2!k  
dk({J   
洛阳 宣风坊 张柬之府邸 [?W3XUJ,Y  
ZcX%:ebKS  
jD_(im5  
张柬之看着背手而立,仔细打量着那屏风的狄仁杰,笑道:“怀英兄,我家的屏风就那么好看么?”狄仁杰回头笑了笑,道:“的确不错。” KBzEEvx/$  
)rhKWg  
]G&?e9OA  
张柬之低头呷了口茶,道:“李将军可好?”狄仁杰点点头,道:“看罢,兴许还得躺些日子。”张柬之又道:“梁王挨了顿骂,罚了三个月的俸禄和百斤铜,此事来得快,去得也快……真是想不到啊。” QfU 0*W?r  
&4"(bZ:LO  
(h/v"dV;  
狄仁杰问道:“想不到什么?”张柬之笑意刻薄:“怀英兄明知故问了。” *v:+A E  
nUmA  
peGXU/5.I  
狄仁杰从怀里取出那枚金符,放在张柬之面前的桌案上,磕得“叮”的一声。张柬之疑道:“你竟没把这玩意儿给皇帝?”他熟悉朝中事务,不在狄仁杰之下,此物来自何处,便是抬眼就知。 z2! NBOv  
5/:Zj,41{  
Js^ADUy  
狄仁杰摇摇头,道:“我不敢。那两人既然有把握趟这浑水,自然也有把握全身而退。孟将不要忘了,你我如今好好地坐在这个地方,还有那人,正在房州熬着日子!”话已至此,已然带了怒意。 I$qL=  
k>VP<Zm13  
f`WmRx]K  
张柬之默默打量了那枚金符,咬牙道:“那两个面首!”他双手握拳,道:“怀英怪我。” q7 Uu 8JXF  
Vize0fsD  
|V!A!tB  
狄仁杰道:“我当初就好奇,梁王怎么会好好地写那封信给突厥,他怎么知道突厥的意图?以他的位置,断不能这么轻举妄动。果然,寄信从来都是有来方有回的。” ^_5$+  
Y z-b~D/=}  
( }JX ]-  
张柬之不答话,只是站起身来,走到那屏风面前,双手把住屏风,狠狠一折,竟然将那屏风的一扇给拆了下来。原来那屏风并非一块木板所就,而是两片木板相合而成,中间恰有一细狭夹层。 &??(EA3  
,vg8iR a  
j?w7X?1(  
从那夹层里轻飘飘坠下一张纸片来,张柬之弯腰拾了,递给狄仁杰。那纸片上写的是汉家文字,末尾却压着突厥可汗的金批大印。 ~&B_ Bswf  
(CZRX9TT1  
0pkU1t~9  
“这是默啜的来信,你看看罢。” Wt8;S$!=R  
I|WBT  
m} Yf6:cr  
那信中言语,无非是陈述武氏篡权、李唐神器不兴,突厥世受李家天可汗大恩,愿以李氏后裔马首是瞻,复李唐天下云云。 ?r' b Z~  
k(VA5upC s  
[gv2fqpP  
狄仁杰草草看了一遍,道:“你怎么说?”张柬之道:“若是换了你,你舍得么?” Ap}:^k5{  
a |z{B b  
: O//A6 v  
狄仁杰正色道:“孟将,我不是要怪你。兹事体大,你应当明白后果。李昭德、杜景俭未将此事抖露出来,不代表别人不会。” yRieGf1'SD  
^=R>rUCmv  
H%faRUonz  
张柬之问道:“那信现在何处?在杜景俭手里么?” ZB ~D_S  
BT#'<!7!  
CH9#<?l  
狄仁杰却反问道:“那信?你说的是哪封信?” 38Wv&!  
n$b/@hp$z  
&+*jTE  
张柬之无奈道:“是我回给默啜的信。” 5jYRIvM[Q~  
39m#  
C@Wm+E~;8  
狄仁杰摇头道:“杜景俭说,那信在永昌馆驿的时候,便被他囫囵吞了。当时情况紧急,自己性命都不知如何,便出此下策。反正,他是这么说的。”他看着张柬之,道:“李昭德拼了命也要护着这封信,也不知他泉下有知,该作何感想。” z),l&7  
@p `#y  
Gm>8= =c  
张柬之叹道:“他太急了……这个教训,我当牢牢记住。”他拾起将那封突厥的来信,拿到灯烛上烧了,火苗卷着泛黄的纸张,瞬息便不见。 L"('gc!W  
U<#i\4W  
"t\rjFw  
“对了,”张柬之突然问道,“你告诉李将军了么?” ^(&:=r.PC  
(mza&WF7  
yY,.GzIjCj  
狄仁杰摆手道:“你说元芳?他早就知道……毕竟你的字迹,他也是看熟的。况且馆驿里头,若是得了张大人墨宝,肯拿来糊墙的,还真是少见。”原来在永昌馆驿之时,杜景俭便将那信藏在身侧,他知晓此事必须细致,便想了个大胆法子——用些米汤将那信的四角糊了,整张纸糊在墙上。 YHeB <v  
.GS|H d  
P7@q vg  
那驿馆里多用些废弃纸料糊墙糊窗,那墙上原本也是贴得乱七八糟,就算仔细打量也未必打量得出来。李元芳当时本来也没在意,只是彼时外头烛光一亮,正照在那墙上,李元芳下意识回头一瞥,便看见了那封信。他跟在狄仁杰身边多年,心思缜密,一眼便看出那是张柬之的笔迹。 >:wk.<Z-  
\ &_ -  
Iem* 'r  
当下,他指了指那封信,示意杜景俭将信揭下收好,随即再护着杜景俭出了里间。此事慎重,况且又掺和着内卫,便不能将信留在馆驿里。 )EcF[aO  
jP}N^  
G-} zkax  
张柬之惊得站起,道:“内卫?”狄仁杰点点头,道:“是啊,否则你以为为什么皇帝那么快便得了情报?若是我没猜错,那驿馆的馆丞守卫里必有内卫。” Bpqq-_@  
S9xC> |<  
kW/ksz0)  
张柬之缓缓坐下,道:“圣人心思啊。”狄仁杰接着道:“我猜测皇帝多半明白此事于梁王并无什么关系。梁王不思进取,贪图帝位,她是看在眼里的。拿这件事情敲敲他,也不是什么坏事。 LFh(. }  
Dcp,9"yt%  
r9u*c  
张柬之道:“那对我们呢?对了,她不是赐了什么圣药给李将军么?”狄仁杰道:“说起这药,也是侥幸呐。” 9Uk9TG5  
T`vj6F  
1zl@$ Nt  
%Cm4a49FNi  
4#=^YuKaF1  
"w|GIjE+  
u#}zNz#C5  
阿史那默棘连回头望了洛阳城一眼,浩荡的队伍在他的眼角蔓延。这就离开洛阳城,回到那茫茫无际的大草原去了。 C0kwI*)  
irrQ$N}   
zJ@f {RWZa  
他捏着缰绳的手里,还攥着一枚药丸,那药丸黑得透亮,与献给皇帝的那颗形状颜色并无二样。他手心用力,药丸顿时被他捏得粉碎。他扬了扬手,将粉末随意地散到路边。背后,洛阳城在秋日的照耀下,灿然流光。 LR`/pet  
v|n.AGn  
i;Gl-b\_h  
全文完 PRf2@0ZV  
格子阿鼎 =k0l>)  
2015年7月21日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351
金钱
22566
威望
19177
贡献值
6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4 发表于: 2015-07-22
此文充分体现了将军的容、忍、韧,坚、毅、勇,睿、慧、明。芳乖心里什么都清楚明白。但却能坦然面对与接受,无怨无悔,从容淡定。这就是大将军的心胸与气度! s#64NG  
exZa:9 sp  
赞一个。 4GeWo@8h  
~S#Le  
文章结尾好似匆忙了一些。
发帖
1508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5 发表于: 2015-07-22
回 113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总算更文了!真不少!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6 发表于: 2015-07-22
回 114楼(记忆悠远) 的帖子
     谢谢悠远姐的支持~~结尾是很仓促啦~~~ {e1sq^>|  
元芳其实从头就知道,但是木有办法,只能委屈他啦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7 发表于: 2015-07-22
回 115楼(我为芳狂) 的帖子
谢谢姐姐的支持哦!期待姐姐的作品~~~~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351
金钱
22566
威望
19177
贡献值
6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8 发表于: 2015-07-25
回 116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知道而不抱怨,明白而不任性,清楚却不胡来,受屈却不申辩。为胸中有大智慧者方能有此担当。 $/$ 5{<  
Ydh+iLjhx  
难怪此芳人见人爱。
级别: 黑侠
发帖
162
金钱
1755
威望
842
贡献值
29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9 发表于: 2015-09-07
我为什么觉得那药不能吃呢?????
健健康康一生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 请输入子健在《白眉大侠》中饰演角色的名字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