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2377阅读
  • 119回复

【原创】【神剧同人】幽兰生前庭(全文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0 发表于: 2015-02-01
回 39楼(我为芳狂) 的帖子
     不要怪卡门……他也没有预料到……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 发表于: 2015-02-01
.Yxx   
夜色入墨,永昌的街道浸在朦朦胧胧的月影里。年迈的更夫一边瞌睡着,一边漫不经心地打着更。此时已过二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声音单调,响在安谧的秋夜。 #}^ kMD >  
G\ twx ;  
哒哒的马蹄声倏然响起,敲在默然的街道之上。更夫骤然仿佛清醒过来,只觉得一阵疾风掠过身遭。再待他回头过来,想看看究竟是谁不顾宵禁擅自乘骑,马蹄声已经愈发地远了。 By3/vb)M5  
m"B)%?C#  
他摇摇头,“梆梆”的闷声又响了起来。 |?c v5l7E  
d2w;d&2S  
TQx''$j\  
JwzA'[tM  
永昌馆驿内,血色蒙住了每个人的眼睛。 5a9PM(  
v})0zz?,1  
“砰”地一声,又一个黑衣人的尸体重重地跌在地上。李元芳一脚踢开那人的尸体,轻轻拭去嘴角的血迹,提刀看向对面剩下的三个黑衣人。 q#v&&]N=  
Pnb?NVP!^9  
“还有……三个啊……” *Z7W'-  
a;p3Me7  
他仿若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随着血流不容阻拦地离开自己虚弱的身躯。此时此课,心中再有千万般的顾虑也无用了。他与杜景俭若还死守在这个屋子里,绝计是脱不了身。倘若让杜景俭逃出门去,说不定还有机会。 $CaF"5}?Ke  
U zVnC:  
杜景俭张口想说几句什么,他颤了半响,只嚅嗫道:“元芳……” .M_[tl  
面前的男子艰难地微微转过身来,声音细如丝线,“杜大人,看准机会,跑罢。别回头。” imdfin?=   
;o;P2}zD  
话音未落,对方的两名黑衣人已然同时发难,一刀一剑破空而来。倘若空气中有轻丝鹅毛,此时应被毫不留情地斩碎。李元芳提刀一挡,两个黑衣人仿佛一下子砍在厚厚的城墙之上。他挥刀顺势一划,将两个黑衣人逼到一侧,大吼一声:“跑!” 6xSdA;<+]  
/?l@7  
杜景俭听声音一咬牙,头也不回地撞开房门冲了出去。为首的那黑衣人——史岱钦见状,纵身挥剑刺去,剑势如雷霆,直直刺向杜景俭的后背。剑锋所指所向披靡,就在此时,李元芳强撑起身,一跃而起,竟生生向史岱钦的剑劈斩而去,史岱钦大惊之下急促收剑,剑端带起一串的血花。 y\Z7]LHCqw  
&1:xY.Zs_  
李元芳这一翻身已经站在了房门口。刚刚那一刀,硬是逼得史岱钦收了剑,叫杜景俭顺利逃了出去。仓促之下不及躲闪,史岱钦那一剑生生划过了自己的额头。血顺着眉峰流了下来,流得满脸都是,流得眼前完全被殷红模糊了。他依旧是左手持剑、右手持刀的姿势,清癯颀长的身姿明明像是下一刻就会栽倒在地,却撑着一股傲然与霸气。 ]zHUF!a*  
@bdGV#* d  
史岱钦身后的两个黑衣人,一人持刀一人持剑,手都抖了起来。 wmFI?   
S?nXpYr  
史岱钦怒喝一声,提剑便向李元芳砍来,他身后的两个黑衣人见状,踢开了半开的房门,朝着杜景俭奔出去的方向追了出去。 EzK,SN#  
DPn]de:e  
李元芳挥刀横斩,刀势猛烈,逼得史岱钦微微收回剑势。趁着这个须臾之机,李元芳也不顾抹去脸上的鲜血,提气也追出房门。 U3MfEM! x  
vBCQ-l<Ub  
Kx?3]  
zYfn;s%A  
夜色浓得仿佛再化不开的墨,叫李元芳一瞬间竟然想起平常夜晚,陪着大人批阅塘报、自己在一边研墨的情状。秋夜里的风格外清寒,一缕缕掠过李元芳的身躯,竟感觉置身冰窖之中。李元芳一咬舌尖,勉强清醒起来,辨清杜景俭和两个黑衣人奔去的方向,纵身追了过去。 ~}|)@,N'bm  
TFWV(<  
不远了……还有几十步就可以追上了……还有十步了……可以清晰地看到黑衣人和杜景俭的背影了…… ;1}~(I#Y  
+N2?fgA  
就在此刻,面前的两个黑衣人竟然扑通栽倒在地上,然后是杜景俭。李元芳心中暗叫一声“不好!”黑夜里的数十只暗针带着凛然的寒意,向李元芳和他身后不远的史岱钦射来。史岱钦一心追击,不料此时竟然有暗器发出,方向诡异莫测。他慌忙提剑来挡。 MGeHccqh2  
~p<o":k+Lv  
铛、铛、铛,噗通……他终于倒了下去。 5+dQGcE@  
y/rmxQtP  
O=8:K'  
李元芳出手极快,刀剑划过却只得见淡淡的影子,又只听见紧密的“铛、铛、铛”连着十几声,皆是从身前传来。不料身后竟然又连发几针,逼得李元芳腹背受制。无奈之下他双膝一弯,身体往下一滞。几根银针带着黑色的毒液,擦过他的身子,划破本来便已经伤痕累累的肌肤。 P4"_qxAW  
!vHUe*1a{  
几下掌声骤然响了起来。那单薄、粗糙的声音在夜幕下刺耳而惊心。李元芳的面前身后,像是变戏法般突然出现三个人。那三人竟然也是一身黑衣,面纱遮得万般严实。 v tG_ A{l  
'`=z52  
“你们,”李元芳左手提剑指了指倒下去的史岱钦,“不是一路的罢?” B!H4 6w~  
ae( o:G  
三人中的一个点了点头。 lDd+.44V:  
:Lqz`  
李元芳又道:“你们,就是骑马追踪杜景俭的那三个人罢?” tKgPKWP   
2V 7x  
那三人惊异地相互交换了眼光。方才点头了的那人拱手向李元芳作揖道:“李将军真是神乎其技,在下佩服。” V6Ie\+@.\  
B;?)   
“为什么要杀这馆驿的驿卒?为什么要杀杜大人的仆役?”李元芳眼中有若寒冰,“为什么要杀这些无辜之人?” K4NB#  
Z5[TmVU  
那人噗嗤一声轻笑:“左不过为了不惹麻烦罢了。若不杀了这些人,李将军怎么能痛痛快快地跟这几个人打一架呢?”他话音突转,似是带了无限的冷意,“我看你……还能称到几时。” 3\WLm4  
1wSJw  
#R v&b@K  
.w2X24Mmb  
洛阳 尚贤坊 狄府 JTB_-J-TU  
$ KQ7S>T  
狄春带着几个小厮,送走了张柬之大人。他回身看见自己家老爷书房的灯竟然还亮着,便端了茶轻手轻脚地推开了房门。 7JNhCOBB  
tep_g4CQR_  
“老爷。”他唤道,“不早了,您快睡罢。”他看狄仁杰背对着他,身影不动,又唤了声:“老爷?” v+dt1;  
sI4Ql0[  
“啊,狄春呐。”狄仁杰转过身来。狄春看向他,莫名觉得自己面前的老人,顷刻间苍老了十余岁。[size=; font-size: 12pt,12pt]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侠之大者
发帖
235
金钱
810
威望
961
贡献值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2 发表于: 2015-02-02
姐姐好勤快,这段真虐,元芳不愧是倒霉芳
谢却荼蘼,一片月明如水。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3 发表于: 2015-02-02
回 42楼(元心芳草) 的帖子
     我要努力更文,最近很有些码字的动力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4 发表于: 2015-02-02
'Rg6JW\  
洛阳 上阳宫 仙居殿 QwaAGUA  
#,4CeD|(D,  
大红宫灯在黝黑的夜里看来极美、极亮。流苏婉转,随风微微摇着。 [|)Eyd[G  
Q-qM"8I  
上官婉儿低声道:“陛下,您该就寝了。”她看了看屋外,轻声补充道,“已经过二更了。” cp&- 6 w+  
4-wCk=I  
武则天放下手中奏折,问到:“明日观风殿接见突厥来使之事,是否都安排妥当了?” 7 z#Xf  
-x)zyq6  
上官婉儿回道:“梁王殿下会同鸿胪寺一应安排此事,现已全部处置妥当,只待明日,陛下圣驾前往。” u*aFWl]=  
mK>c+ u)  
武则天点点头,道:“好,好极了。” Z|h&Zd1z  
Xaca=tsO  
a+--2+~=  
EC]b]'._  
永昌县 馆驿内 %e71BZo~^s  
zh<[ /'l  
李元芳咽下一口血,竟低声地笑了起来。 Y@+e)p{  
J=*X%^jX9Z  
那三个黑衣人中的一个开口问道:“你笑甚么?” n'&Cr0{  
SG)hrd  
李元芳收起左手的剑,长剑入鞘只听见清脆的一声响,响在这寂静的、满是杀意的长夜,像极了悲鸣。 ,Qd;t  
“我就要死了呀。”他的声音平平淡淡,不怒不悲,却听得那三个黑衣人不由得浑身一颤。 vuOixAkw  
8l, R|$RKP  
“动手罢。你们在黑暗里躲藏窥探了这么久,等的不就是这一刻么?”李元芳持刀立起,那杀意波涛汹涌,一瞬间竟能让人颤栗地说不出话来。“你们不是想要密信么?那就杀了我呀!” K)z! e;r  
h^tU*"   
黑夜里有锐利的刀刃划破空气,又在稀薄的月色下微弱闪烁着点点银光。那三个黑衣人中的一个,也就是一直开口与李元芳说话的那个,轻轻叹了一句:“困兽之斗啊。” AaVj^iy/X  
他手里的刀也是平平无奇,除却一道又深又长的血槽看得人惊心,“李将军,请教了。” /]mfI&l+9  
aMxg6\8  
李元芳抹去了嘴角的血迹,又随手摸了一把脸。额头上的血流到他的眼睛里,再顺着眼角流下来,“每个人都知道我是谁,嘿嘿,真是有意思。” :z^VI M  
/O@dqEbc  
Spnshv8  
u; c)T t  
面前身后已经是刃光交错。李元芳斜身一避,身后的劈来一刀就这样落了空。他手中冰凉的刀刃化作一团光雾,格下三人的袭击。杀气凛冽,竟是同归于尽的招式。 @Qlh  
Ic%c%U=i  
那三人看他门户大开,心中陡然一惊。就这一愣神的功夫,李元芳手中链子刀一翻,刀落处是血肉飞溅。 jO|D # nC  
N,iYUM?  
“噗”地一声,一个黑衣人人头落地,滚出数尺之远。血喷了众人满脸,糊了人的眼睛。李元芳连退几步,单膝跪地,手中刀勉强支撑起浴血的身躯。方才砍下头颅的那一刀,却连累得他胸前被一刀剜过,刀深数寸,寸寸痛彻心扉。 lji&]^1  
ypCarvQT  
剩下的两个黑衣人似是吃了一惊。其中一个胆怯些的,开口道:“老大,我们……不如撤罢。” yX%Xjo__*t  
hzT,0<nw  
那个被称作“老大”的黑衣人冷笑一声,“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要放弃么?” ^""Ss  
0gR!W3dh  
“可是……” QoGvjf3z  
#- l1(m  
“可是什么?!”被称作“老大”的黑衣人怒吼道,“老三你看着,他就要死了!”说着,他持刀紧走两步,走到李元芳面前,挥刀斩下! lK}W%hzU  
k>2tC<  
一声沉闷的声音,穿透皮肉,穿透骨血。血从嘴角留下,双眼涣散开来。那个被称为“老三”的黑衣人手中的刀,哐当落在地上。因为他看见,刚刚还在气势汹汹地跟他说话的“老大”,此时已经被一刀洞穿。紧接着“砰”地一声,他已然能看见李元芳站起身来,右手所持的刀上血滴滴落下,溅起点点尘土。 9Y6Ear .W  
=B+^-2G8  
“你……”“老三”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你是人是鬼?” MJ=(rp=YU9  
6X2~30pdE  
“真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啊……偏偏还有那么多的人要来问我。”每个字说出来都是那么的费力,就算是轻微的呼吸也是剜心破肺的痛。他此时已走到离“老三”一两步远的地方,正对着“老三”那透露着惊恐无措的眼睛。 _P^ xX'v  
yF~iVt  
“老三”几乎绝望地举起刀,没了命地朝李元芳劈来,李元芳只是提刀一格。两刀相错,已经是纯力道的较量。“老三”心中暗暗一喜:面前之人已经使不出什么力气了。他顺势手腕加力,想逼得李元芳撤刀。 }JF,:g Lk  
bv%A;  
下一刻,他就后悔了。李元芳手腕一转,竟以一个他想象不到的姿势滑过自己的刀锋,直直朝自己的心口捅来。他下意识地扣动胸前的机关,剩下数十只淬毒的银针向李元芳射去。 STr&"9c  
'S[&-D%(3  
最后一个黑衣人,终于倒在了地上。他胸口插着一把利刃,眼中是难以言说的恐惧。 \Q CH.~]  
m(CbMu  
李元芳双膝一软,又无有链子刀的支撑,直直跪在了地上。那十来只银针,就插在他的胸口。银针黑紫,想来都是剧毒。 $@ous4&  
“呵……”他伸手探向自己的胸口,一咬牙扯去了几根银针,再扯、再扯,为什么那么累,那么痛……为什么眼前只有漆黑一片……为什么他想长啸一声,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z_A:MoYf o  
Zx1I&K\Cd  
黑夜终于寂静了,寂静到可以勉强辨清三更鼓的脆响。漫漫长夜里,除了偶尔的虫鸣应该不会再有其他,一如从前的每一个长夜。[size=; font-size: 12pt,12pt]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侠之大者
发帖
235
金钱
810
威望
961
贡献值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5 发表于: 2015-02-03
这是要虐挂的节奏吗,有一种大运河血战的既视感
谢却荼蘼,一片月明如水。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6 发表于: 2015-02-03
回 45楼(元心芳草) 的帖子
     芳乖是不会挂滴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侠之大者
发帖
235
金钱
810
威望
961
贡献值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7 发表于: 2015-02-03
回 46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对,他有外挂
谢却荼蘼,一片月明如水。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8 发表于: 2015-02-03
_c*0Rr  
万岁通天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太史令曰:是日,吉。 Ktrqrl^IJ  
 m9My  
洛阳 观风殿 xA|72!zk0P  
3ZN m,{  
观风殿鸑鷟为盖,饰以黄金,势若飞翥,堪称丽绝。初升的太阳鲜红,光辉照耀在歌舞升平的大地上。武则天服通天冠、绛纱袍,看着面前朝服冠带、忙忙碌碌的群臣。 ur\v[k=  
yLfb'Ba  
突厥来使暾欲谷一行,皆身着突厥礼服,再拜稽首于丹墀之下。他带来的西域贡品,陈于其前。无非是明珠美玉、并有宝香炉、白玉環、玛瑙、水晶、琉璃之类,皆辉绚灿烂、光芒如昼。 iU^KmM I  
BbA7X  
暾欲谷再拜奉贽,道:“突厥蕃臣暾欲谷敢献壤奠。”侍中升奏,不多时承旨曰:“朕其受之。”暾欲谷进言道:“臣暾欲谷,奉突厥可汗默啜之命,参见天可汗。薄具壤奠,以示我突厥修好之意。”言毕,一行人再拜叩首。 (8C ,"Dc[0  
7TCY$RcF,I  
侍中降下大周天子的旨意:“无下拜。”暾欲谷闻言起身,内侍早就备好座椅,供来使一行就坐。典仪曰:“就坐。”突厥使臣这一行,方才落座。 W 7 9wz\a  
D$|@: mW  
太乐令带领歌者数人和琴瑟奏者,来到阶下,众乐伎脱履升坐。其中有吹奏的笙管的女子,在阶上朝北而立,婷婷袅娜。管弦声声,皆是富丽壮阔的音色,响在这雕饰精丽、风采卓绝的大殿之上。 'UGkL;  
(UW V#AR  
V4]t=3>  
洛阳 御史台 z:B4  
&)?ECj0`  
则天朝,以御史台为左肃政台,分三院,为台院、殿院、察院,其中台院以侍御史为长。又增置右肃政台,长官御史大夫,以御史中丞次之。李昭德伏诛之后,以姚绍之为监察御史。其人曾在鸾台供职,贪婪狠毒,为朝中清流所不齿。后攀附武三思,硬是踩着冤魂的尸骨,坐到了现在的位置。 zTODV<-`  
QkJAjmB  
御史中丞周利贞时与张柬之等人交好。其人并非善类,与张柬之也多是相互利用,没多少正经交情。他今日甫一进门,便看见姚绍之站在屋里,满脸愁容中竟露出几分狠意。 37Z@a!#  
在李唐武周之事上,他与此人分属不同阵营。然而无奈同台共事,免不了些面子上的交道。刚想开口,便听见姚绍之道:“利贞兄,今日我方得奏报,我朝中竟有闲官,不思报圣上天恩,竟然无端生惹种种事端。你说,该当如何?” K&2{k+ w  
dQSX&.<c,  
周利贞一听,心下道你说得确是好听,实际上还不是武三思又看谁心里不舒坦,捏造事端叫那人不痛快罢了。这事情在朝中不是一件两件,众人心里自有分明,你还来假惺惺地问我。 Bf37/kkf(  
Y.9s-g  
他心下这么想着,嘴上却打着哈哈:“当然该一纸弹劾送呈圣人面前,好叫那些人收敛收敛。此事,还须仰仗姚大人生花妙笔了。” eEvE3=,hg  
&z!yY^g  
姚绍之却不顾周利贞那半讽刺半恭维的话语,又道:“倘若那人擅杀朝中四品大员,并其人一应马夫仆役,又当如何?” Jw;Tq"&  
#~(J J  
周利贞当即吃了一惊,没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听见姚绍之连连问道:“该当如何?”言辞凶狠之下,竟有杀意蔓延。 [I*zZ`  
5Oh>rK(  
周利贞吃他这一吓,勉勉强强地应声答道:“该杀、该杀。” :m~R<BQ"  
[T|_J$ ;  
) YSS>V  
洛阳 宣风坊 张柬之府邸 $\:;N]Cs~0  
i7N|p9O.  
一名小厮附耳对张柬之低语了几句,张柬之手里原本端着的茶杯“啪”地砸在地上,溅得水花四起。 >93I|C|  
2`2S94'  
“那他人现在何处?”张柬之声音发颤,却是小厮从未见过的。 u">KE6um  
14U:.Q  
“听说人被带到大理寺了……”那小厮抬头看了张柬之一眼,“现在还未醒,估计伤得不轻……” ?<mxv"  
o*\Fj}l-  
“人还在大理寺就好。”张柬之道,“狄怀英可知道此事了?” h!>K[*  
>P-{2 a,4  
小厮摇摇头:“老爷,您忘了?今日圣人在观风殿回见突厥来使,这会儿应是才刚结束呢。” uH"W07  
'WF Ey>1#  
Pl2ZA)[g  
8v|?g8e3  
洛阳 观风殿 1$A7 BP  
86_`Z$ s  
酒酣歌罢,这一场盛宴已近尾声。圣人有旨:其一重赏突厥来使;其二由鸿胪寺安顿来使一行,务必恭敬有理,不得怠慢迁延;其三春官尚书武三思、鸿胪寺少卿王晙、姚玄辩,太史令韦万石事宜安置妥当,下旨褒奖。 7[ 82~jM[  
#.Q8q  
来使一行人又再拜,群臣亦再拜,山呼万岁。狄仁杰磕下头去,一瞬间竟觉得头晕目眩。 )p?p39>h  
“到底老了啊……”他和众人一起一磕到底,“万岁万岁万万岁”声音响在耳畔。 Y2Z<A(W  
"}91wfG9  
?WD JWp%  
n#\ t_/\  
ZJZKCdT@  
洛阳 丽景台 S(&]?!  
0q4E^}iR  
“什么?”武则天刚刚换上常服,便得到内卫奏报,“人在哪?尸体又在哪?” &I=27!S  
rzk]{W  
内卫阁领见她面有怒色,心中暗叫不妙,也只能按实奏报:“李元芳现下在大理寺。尸体包括杜景俭及其仆役马夫一共五具,在洛州刺史府衙门。” 5:T)hoF@  
(hb\1 wZ  
上官婉儿立在一侧,见他说话吞吞吐吐,知道必有隐瞒。她看看武则天脸色,她轻声道:“你据实说便是了。” I"_``*/1  
li`4&<WGC  
那内卫阁领点点头,一咬牙道:“现场还有另有十具尸体,皆是黑衣蒙面,现下也在洛州刺史府衙门。” C{5^UCJkg  
2u=Nb0  
-\2T(3P  
2)W~7GED  
洛阳 提象门 O=A(x m#  
qh]ILE87(  
出观风殿不远便是提象门,常常有官员的仆役小厮在此等候。 Z: e|~#  
R, J(]ew  
狄仁杰步出提象门,便听见狄春喊道:“老爷、老爷!”他微微一笑,平素多是元芳在这儿等他,此刻却有些不习惯了。 L'KgB=5K&i  
\i}:Vb(^  
还没等他应答,便又听见背后传来一声:“狄阁老请留步!”步履匆匆。狄仁杰回头一看,来人做千牛备身装束,心下知晓应是内卫无疑。 m:sT)  
X / {;  
那人奔到跟前,拱手道:“陛下召您立刻前去,不得延误。”[size=; font-size: 12pt,12pt]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侠之大者
发帖
235
金钱
810
威望
961
贡献值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9 发表于: 2015-02-04
天天有文看的感觉真好。杜景俭好可怜,也是个倒霉滴
谢却荼蘼,一片月明如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 请输入子健在《冬至》中饰演角色的名字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