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5467阅读
  • 119回复

【原创】【神剧同人】幽兰生前庭(全文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0 发表于: 2015-02-01
回 39楼(我为芳狂) 的帖子
     不要怪卡门……他也没有预料到……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 发表于: 2015-02-01
VPM|Rj:d  
夜色入墨,永昌的街道浸在朦朦胧胧的月影里。年迈的更夫一边瞌睡着,一边漫不经心地打着更。此时已过二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声音单调,响在安谧的秋夜。 s`#ntset0  
DhWWN>I  
哒哒的马蹄声倏然响起,敲在默然的街道之上。更夫骤然仿佛清醒过来,只觉得一阵疾风掠过身遭。再待他回头过来,想看看究竟是谁不顾宵禁擅自乘骑,马蹄声已经愈发地远了。 xHv|ca.E  
BZJKiiD  
他摇摇头,“梆梆”的闷声又响了起来。 "J P{Q  
n9kd2[s|  
h-r6PY=i  
8Wdkztp/S  
永昌馆驿内,血色蒙住了每个人的眼睛。 wi\z>'R  
wTTTrk  
“砰”地一声,又一个黑衣人的尸体重重地跌在地上。李元芳一脚踢开那人的尸体,轻轻拭去嘴角的血迹,提刀看向对面剩下的三个黑衣人。 #"Eks79s  
/B,B4JI)/  
“还有……三个啊……” K08 iP IkQ  
0\5M^:8i3  
他仿若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随着血流不容阻拦地离开自己虚弱的身躯。此时此课,心中再有千万般的顾虑也无用了。他与杜景俭若还死守在这个屋子里,绝计是脱不了身。倘若让杜景俭逃出门去,说不定还有机会。 6sYV7w,'@  
v]WH8GI  
杜景俭张口想说几句什么,他颤了半响,只嚅嗫道:“元芳……” fd?bU|I_2  
面前的男子艰难地微微转过身来,声音细如丝线,“杜大人,看准机会,跑罢。别回头。” OlEpid'Z  
cy1\u2x_`  
话音未落,对方的两名黑衣人已然同时发难,一刀一剑破空而来。倘若空气中有轻丝鹅毛,此时应被毫不留情地斩碎。李元芳提刀一挡,两个黑衣人仿佛一下子砍在厚厚的城墙之上。他挥刀顺势一划,将两个黑衣人逼到一侧,大吼一声:“跑!” 4)c+t"h  
3AvVU]@&Z@  
杜景俭听声音一咬牙,头也不回地撞开房门冲了出去。为首的那黑衣人——史岱钦见状,纵身挥剑刺去,剑势如雷霆,直直刺向杜景俭的后背。剑锋所指所向披靡,就在此时,李元芳强撑起身,一跃而起,竟生生向史岱钦的剑劈斩而去,史岱钦大惊之下急促收剑,剑端带起一串的血花。 @<vF]\Ce  
/K_ i8!y  
李元芳这一翻身已经站在了房门口。刚刚那一刀,硬是逼得史岱钦收了剑,叫杜景俭顺利逃了出去。仓促之下不及躲闪,史岱钦那一剑生生划过了自己的额头。血顺着眉峰流了下来,流得满脸都是,流得眼前完全被殷红模糊了。他依旧是左手持剑、右手持刀的姿势,清癯颀长的身姿明明像是下一刻就会栽倒在地,却撑着一股傲然与霸气。 xe(MHNrj  
>W8bWQ^fK  
史岱钦身后的两个黑衣人,一人持刀一人持剑,手都抖了起来。 +->\79<#V(  
M|U';2hZN:  
史岱钦怒喝一声,提剑便向李元芳砍来,他身后的两个黑衣人见状,踢开了半开的房门,朝着杜景俭奔出去的方向追了出去。 XK1fHfCEa  
kfVZ=`p}  
李元芳挥刀横斩,刀势猛烈,逼得史岱钦微微收回剑势。趁着这个须臾之机,李元芳也不顾抹去脸上的鲜血,提气也追出房门。 DeA@0HOxh  
DWuRJ  
F b1 EMVu  
e d_m +NM  
夜色浓得仿佛再化不开的墨,叫李元芳一瞬间竟然想起平常夜晚,陪着大人批阅塘报、自己在一边研墨的情状。秋夜里的风格外清寒,一缕缕掠过李元芳的身躯,竟感觉置身冰窖之中。李元芳一咬舌尖,勉强清醒起来,辨清杜景俭和两个黑衣人奔去的方向,纵身追了过去。 6%>/og\%  
JdtPY~k0  
不远了……还有几十步就可以追上了……还有十步了……可以清晰地看到黑衣人和杜景俭的背影了…… V R"8 Di&)  
o5>/}wIf  
就在此刻,面前的两个黑衣人竟然扑通栽倒在地上,然后是杜景俭。李元芳心中暗叫一声“不好!”黑夜里的数十只暗针带着凛然的寒意,向李元芳和他身后不远的史岱钦射来。史岱钦一心追击,不料此时竟然有暗器发出,方向诡异莫测。他慌忙提剑来挡。 B jYOfu'~z  
VW{,:Ya  
铛、铛、铛,噗通……他终于倒了下去。 Ax f^hBP  
B0v|{C   
Hv3W{|  
李元芳出手极快,刀剑划过却只得见淡淡的影子,又只听见紧密的“铛、铛、铛”连着十几声,皆是从身前传来。不料身后竟然又连发几针,逼得李元芳腹背受制。无奈之下他双膝一弯,身体往下一滞。几根银针带着黑色的毒液,擦过他的身子,划破本来便已经伤痕累累的肌肤。 2pz4rc  
E&'#=K[  
几下掌声骤然响了起来。那单薄、粗糙的声音在夜幕下刺耳而惊心。李元芳的面前身后,像是变戏法般突然出现三个人。那三人竟然也是一身黑衣,面纱遮得万般严实。 au}s=ua~i  
M</Wd{.g"  
“你们,”李元芳左手提剑指了指倒下去的史岱钦,“不是一路的罢?” oQ{cSThj  
GJvp{U}y9I  
三人中的一个点了点头。 b) Ux3PB  
kAeNQRjR  
李元芳又道:“你们,就是骑马追踪杜景俭的那三个人罢?” 6i| ~7md,  
]'tJ S ]  
那三人惊异地相互交换了眼光。方才点头了的那人拱手向李元芳作揖道:“李将军真是神乎其技,在下佩服。” vnL?O8`c  
7x(v?  
“为什么要杀这馆驿的驿卒?为什么要杀杜大人的仆役?”李元芳眼中有若寒冰,“为什么要杀这些无辜之人?” QhsVIta  
\ZsP]};*  
那人噗嗤一声轻笑:“左不过为了不惹麻烦罢了。若不杀了这些人,李将军怎么能痛痛快快地跟这几个人打一架呢?”他话音突转,似是带了无限的冷意,“我看你……还能称到几时。” {<!hlB  
BtzYA"  
 jC4O`  
{l@WCR  
洛阳 尚贤坊 狄府 qW3x{L$c  
R B%:h-t4  
狄春带着几个小厮,送走了张柬之大人。他回身看见自己家老爷书房的灯竟然还亮着,便端了茶轻手轻脚地推开了房门。 =-5[Hn%  
++0rF\&  
“老爷。”他唤道,“不早了,您快睡罢。”他看狄仁杰背对着他,身影不动,又唤了声:“老爷?” >4M<W4  
Hr&Ere8.4p  
“啊,狄春呐。”狄仁杰转过身来。狄春看向他,莫名觉得自己面前的老人,顷刻间苍老了十余岁。[size=; font-size: 12pt,12pt]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侠之大者
发帖
235
金钱
810
威望
961
贡献值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2 发表于: 2015-02-02
姐姐好勤快,这段真虐,元芳不愧是倒霉芳
谢却荼蘼,一片月明如水。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3 发表于: 2015-02-02
回 42楼(元心芳草) 的帖子
     我要努力更文,最近很有些码字的动力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4 发表于: 2015-02-02
6wgOmyJx  
洛阳 上阳宫 仙居殿 IpxjP\  
 r "R\  
大红宫灯在黝黑的夜里看来极美、极亮。流苏婉转,随风微微摇着。 x3 S  
,R+u%bmn#  
上官婉儿低声道:“陛下,您该就寝了。”她看了看屋外,轻声补充道,“已经过二更了。” u+_#qk0NfK  
"6i9f$N  
武则天放下手中奏折,问到:“明日观风殿接见突厥来使之事,是否都安排妥当了?” O}Jb,?p  
?x @khzk  
上官婉儿回道:“梁王殿下会同鸿胪寺一应安排此事,现已全部处置妥当,只待明日,陛下圣驾前往。” zBbTj IFQ  
%#,BvQz~  
武则天点点头,道:“好,好极了。” K^bn4Nr  
J*k4&l  
w9%gaK;  
]^y}}y  
永昌县 馆驿内 vF,l?cU~  
kBzzi^cl  
李元芳咽下一口血,竟低声地笑了起来。 1 .M?Hp9i  
TO.NCO\x  
那三个黑衣人中的一个开口问道:“你笑甚么?” Hpt)(Nz:  
}=U\v'%m  
李元芳收起左手的剑,长剑入鞘只听见清脆的一声响,响在这寂静的、满是杀意的长夜,像极了悲鸣。 MPt7 /  
“我就要死了呀。”他的声音平平淡淡,不怒不悲,却听得那三个黑衣人不由得浑身一颤。 A-W7!0  
^6*? a9jO>  
“动手罢。你们在黑暗里躲藏窥探了这么久,等的不就是这一刻么?”李元芳持刀立起,那杀意波涛汹涌,一瞬间竟能让人颤栗地说不出话来。“你们不是想要密信么?那就杀了我呀!” GYYro&aq{  
G<-.{Gx)  
黑夜里有锐利的刀刃划破空气,又在稀薄的月色下微弱闪烁着点点银光。那三个黑衣人中的一个,也就是一直开口与李元芳说话的那个,轻轻叹了一句:“困兽之斗啊。” zE[c$KPP  
他手里的刀也是平平无奇,除却一道又深又长的血槽看得人惊心,“李将军,请教了。” Pc3u`QL?  
R8 m/N t2  
李元芳抹去了嘴角的血迹,又随手摸了一把脸。额头上的血流到他的眼睛里,再顺着眼角流下来,“每个人都知道我是谁,嘿嘿,真是有意思。” {t 7 M  
3t,SXI @  
BjH(E'K[b  
C>+U Z  
面前身后已经是刃光交错。李元芳斜身一避,身后的劈来一刀就这样落了空。他手中冰凉的刀刃化作一团光雾,格下三人的袭击。杀气凛冽,竟是同归于尽的招式。 x!< C0N>?z  
eN$~@'w  
那三人看他门户大开,心中陡然一惊。就这一愣神的功夫,李元芳手中链子刀一翻,刀落处是血肉飞溅。 9$_}E`  
h*d,AJz &.  
“噗”地一声,一个黑衣人人头落地,滚出数尺之远。血喷了众人满脸,糊了人的眼睛。李元芳连退几步,单膝跪地,手中刀勉强支撑起浴血的身躯。方才砍下头颅的那一刀,却连累得他胸前被一刀剜过,刀深数寸,寸寸痛彻心扉。 ecHy. 7H  
~7ArH9k .  
剩下的两个黑衣人似是吃了一惊。其中一个胆怯些的,开口道:“老大,我们……不如撤罢。” 8ZN J}  
L]p:gI{m  
那个被称作“老大”的黑衣人冷笑一声,“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要放弃么?” &8;mcM//4  
+?c &Gazi  
“可是……” @1>83-p"X  
i->sw#  
“可是什么?!”被称作“老大”的黑衣人怒吼道,“老三你看着,他就要死了!”说着,他持刀紧走两步,走到李元芳面前,挥刀斩下! HsO= %bb  
83 S],L  
一声沉闷的声音,穿透皮肉,穿透骨血。血从嘴角留下,双眼涣散开来。那个被称为“老三”的黑衣人手中的刀,哐当落在地上。因为他看见,刚刚还在气势汹汹地跟他说话的“老大”,此时已经被一刀洞穿。紧接着“砰”地一声,他已然能看见李元芳站起身来,右手所持的刀上血滴滴落下,溅起点点尘土。 sOHh&e  
2<y -c Q?>  
“你……”“老三”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你是人是鬼?” @<};Bo'  
2/;KZ+U&  
“真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啊……偏偏还有那么多的人要来问我。”每个字说出来都是那么的费力,就算是轻微的呼吸也是剜心破肺的痛。他此时已走到离“老三”一两步远的地方,正对着“老三”那透露着惊恐无措的眼睛。 ALKhZFuz  
%TLAn[LW(  
“老三”几乎绝望地举起刀,没了命地朝李元芳劈来,李元芳只是提刀一格。两刀相错,已经是纯力道的较量。“老三”心中暗暗一喜:面前之人已经使不出什么力气了。他顺势手腕加力,想逼得李元芳撤刀。 Db2G)63  
<cl$?].RE!  
下一刻,他就后悔了。李元芳手腕一转,竟以一个他想象不到的姿势滑过自己的刀锋,直直朝自己的心口捅来。他下意识地扣动胸前的机关,剩下数十只淬毒的银针向李元芳射去。 \>\w-ty[(  
 UWu|w  
最后一个黑衣人,终于倒在了地上。他胸口插着一把利刃,眼中是难以言说的恐惧。 >`6^1j(3  
c*3ilMP\4  
李元芳双膝一软,又无有链子刀的支撑,直直跪在了地上。那十来只银针,就插在他的胸口。银针黑紫,想来都是剧毒。 'dx4L }d  
“呵……”他伸手探向自己的胸口,一咬牙扯去了几根银针,再扯、再扯,为什么那么累,那么痛……为什么眼前只有漆黑一片……为什么他想长啸一声,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wngxVhu8Ld  
-8EdTc@  
黑夜终于寂静了,寂静到可以勉强辨清三更鼓的脆响。漫漫长夜里,除了偶尔的虫鸣应该不会再有其他,一如从前的每一个长夜。[size=; font-size: 12pt,12pt]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侠之大者
发帖
235
金钱
810
威望
961
贡献值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5 发表于: 2015-02-03
这是要虐挂的节奏吗,有一种大运河血战的既视感
谢却荼蘼,一片月明如水。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6 发表于: 2015-02-03
回 45楼(元心芳草) 的帖子
     芳乖是不会挂滴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侠之大者
发帖
235
金钱
810
威望
961
贡献值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7 发表于: 2015-02-03
回 46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对,他有外挂
谢却荼蘼,一片月明如水。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8 发表于: 2015-02-03
]x1o (~  
万岁通天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太史令曰:是日,吉。 i~i ?M)  
&j!q9F  
洛阳 观风殿 a2.@Zyz  
D^<5gRK?  
观风殿鸑鷟为盖,饰以黄金,势若飞翥,堪称丽绝。初升的太阳鲜红,光辉照耀在歌舞升平的大地上。武则天服通天冠、绛纱袍,看着面前朝服冠带、忙忙碌碌的群臣。 2"pFAQBw~i  
%Y-KjSs+l  
突厥来使暾欲谷一行,皆身着突厥礼服,再拜稽首于丹墀之下。他带来的西域贡品,陈于其前。无非是明珠美玉、并有宝香炉、白玉環、玛瑙、水晶、琉璃之类,皆辉绚灿烂、光芒如昼。 FC q&-  
y*vg9`$k  
暾欲谷再拜奉贽,道:“突厥蕃臣暾欲谷敢献壤奠。”侍中升奏,不多时承旨曰:“朕其受之。”暾欲谷进言道:“臣暾欲谷,奉突厥可汗默啜之命,参见天可汗。薄具壤奠,以示我突厥修好之意。”言毕,一行人再拜叩首。 N+CcWs!E  
[{-5  
侍中降下大周天子的旨意:“无下拜。”暾欲谷闻言起身,内侍早就备好座椅,供来使一行就坐。典仪曰:“就坐。”突厥使臣这一行,方才落座。 /" 6Gh'  
Ji e=/:&  
太乐令带领歌者数人和琴瑟奏者,来到阶下,众乐伎脱履升坐。其中有吹奏的笙管的女子,在阶上朝北而立,婷婷袅娜。管弦声声,皆是富丽壮阔的音色,响在这雕饰精丽、风采卓绝的大殿之上。 aFd87'^  
5-.{RU=  
CJf4b:SY@  
洛阳 御史台 (Nn)_caVb  
iXD=_^^o .  
则天朝,以御史台为左肃政台,分三院,为台院、殿院、察院,其中台院以侍御史为长。又增置右肃政台,长官御史大夫,以御史中丞次之。李昭德伏诛之后,以姚绍之为监察御史。其人曾在鸾台供职,贪婪狠毒,为朝中清流所不齿。后攀附武三思,硬是踩着冤魂的尸骨,坐到了现在的位置。 dhmrh5Uf  
JVq`v#8  
御史中丞周利贞时与张柬之等人交好。其人并非善类,与张柬之也多是相互利用,没多少正经交情。他今日甫一进门,便看见姚绍之站在屋里,满脸愁容中竟露出几分狠意。 |l673FcJ  
在李唐武周之事上,他与此人分属不同阵营。然而无奈同台共事,免不了些面子上的交道。刚想开口,便听见姚绍之道:“利贞兄,今日我方得奏报,我朝中竟有闲官,不思报圣上天恩,竟然无端生惹种种事端。你说,该当如何?” 2U rE>_  
,.TwM;w=  
周利贞一听,心下道你说得确是好听,实际上还不是武三思又看谁心里不舒坦,捏造事端叫那人不痛快罢了。这事情在朝中不是一件两件,众人心里自有分明,你还来假惺惺地问我。 YE[{Y(5;q  
}ZkGH}K_}  
他心下这么想着,嘴上却打着哈哈:“当然该一纸弹劾送呈圣人面前,好叫那些人收敛收敛。此事,还须仰仗姚大人生花妙笔了。” g<s;uRA4O9  
tW=oAy  
姚绍之却不顾周利贞那半讽刺半恭维的话语,又道:“倘若那人擅杀朝中四品大员,并其人一应马夫仆役,又当如何?” TF-a 1z  
(/gMtIw  
周利贞当即吃了一惊,没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听见姚绍之连连问道:“该当如何?”言辞凶狠之下,竟有杀意蔓延。 6;p"xC-  
Gn>~CoFN  
周利贞吃他这一吓,勉勉强强地应声答道:“该杀、该杀。” s,]z6L0  
?RU_SCp-  
*(j -jbA  
洛阳 宣风坊 张柬之府邸 Dt Ry%fA_  
%)PQomn?  
一名小厮附耳对张柬之低语了几句,张柬之手里原本端着的茶杯“啪”地砸在地上,溅得水花四起。 2X|nPhNi  
L^{wxOf&6E  
“那他人现在何处?”张柬之声音发颤,却是小厮从未见过的。 &d&nsQ  
E9#.!re|^  
“听说人被带到大理寺了……”那小厮抬头看了张柬之一眼,“现在还未醒,估计伤得不轻……” oxJ#NGD  
MB3 N3,yL  
“人还在大理寺就好。”张柬之道,“狄怀英可知道此事了?” mFJb9 ,  
(m& ''yaH  
小厮摇摇头:“老爷,您忘了?今日圣人在观风殿回见突厥来使,这会儿应是才刚结束呢。” Jec<1|  
p5 )+ R/  
TDY =!  
"MU)8$d  
洛阳 观风殿 <n)R?P(or  
F>co#  
酒酣歌罢,这一场盛宴已近尾声。圣人有旨:其一重赏突厥来使;其二由鸿胪寺安顿来使一行,务必恭敬有理,不得怠慢迁延;其三春官尚书武三思、鸿胪寺少卿王晙、姚玄辩,太史令韦万石事宜安置妥当,下旨褒奖。 XaR(~2  
n^$HC=}S  
来使一行人又再拜,群臣亦再拜,山呼万岁。狄仁杰磕下头去,一瞬间竟觉得头晕目眩。 hv 8j$2m  
“到底老了啊……”他和众人一起一磕到底,“万岁万岁万万岁”声音响在耳畔。 (]*!`(_b  
Jej-b<HmQ  
jG~UyzWH;  
<n|.Z-gF\  
TCS^nB EE  
洛阳 丽景台 } P/ x@N  
.W q"  
“什么?”武则天刚刚换上常服,便得到内卫奏报,“人在哪?尸体又在哪?” ZeP3 Yjr3  
}c-tvK1g  
内卫阁领见她面有怒色,心中暗叫不妙,也只能按实奏报:“李元芳现下在大理寺。尸体包括杜景俭及其仆役马夫一共五具,在洛州刺史府衙门。” b=j]tb,  
,1g*0W^  
上官婉儿立在一侧,见他说话吞吞吐吐,知道必有隐瞒。她看看武则天脸色,她轻声道:“你据实说便是了。” (8/Qt\3jv  
{ei, >5K  
那内卫阁领点点头,一咬牙道:“现场还有另有十具尸体,皆是黑衣蒙面,现下也在洛州刺史府衙门。” l\Or.I7n  
1WMwTBHy+  
k 1   
K;_.WzWD=  
洛阳 提象门 $S0eERg a  
WxF rqUz  
出观风殿不远便是提象门,常常有官员的仆役小厮在此等候。 T c{]w?V  
$@blP<I  
狄仁杰步出提象门,便听见狄春喊道:“老爷、老爷!”他微微一笑,平素多是元芳在这儿等他,此刻却有些不习惯了。 &]2z)&a  
<NO?B+ ~]  
还没等他应答,便又听见背后传来一声:“狄阁老请留步!”步履匆匆。狄仁杰回头一看,来人做千牛备身装束,心下知晓应是内卫无疑。 GL_a`.=@  
@#%rTKD9F  
那人奔到跟前,拱手道:“陛下召您立刻前去,不得延误。”[size=; font-size: 12pt,12pt]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侠之大者
发帖
235
金钱
810
威望
961
贡献值
1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9 发表于: 2015-02-04
天天有文看的感觉真好。杜景俭好可怜,也是个倒霉滴
谢却荼蘼,一片月明如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 请输入子健在《大宋惊世传奇》中饰演角色的名字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