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785阅读
  • 17回复

【原创】黄浦江上<续>(教师节14层良心更第一章<下>——骤知迷雾笼百姓茫无边)

楼层直达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295
金钱
20842
威望
18670
贡献值
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5-09-08
没想到会有续集,这真的是太好了! hd9HM5{p  
k"&o)*d  
嗯,更文勤快些哦,不许偷懒
级别: 黑侠
发帖
162
金钱
1755
威望
842
贡献值
29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5-09-08
再转一圈,终于有人了。。。。。。。。。。。。。。
健健康康一生缘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4353
金钱
41474926
威望
9417
贡献值
7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5-09-09
啊啊啊,忘记说了,本文乃是拙作《黄浦江上》的续文,《黄浦江上》正文部分早已平坑,地址为:http://tel.zhangzijian.net/bbs/read.php?tid=16983&fpage=2 79Q,XRWh|  
若不耐烦一页一页追文,可直接下载电子书,下载地址见http://tel.zhangzijian.net/bbs/read.php?tid=16983&fpage=2&page=102的第107楼


冰雪林中著此身  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  散作乾坤万里春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295
金钱
20842
威望
18670
贡献值
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5-09-09
回 12楼(风雨悠然) 的帖子
悠然,你赶紧更文。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4353
金钱
41474926
威望
9417
贡献值
7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5-09-10
第一章<下>
~UJu @M  
['Y+z2k  
8K JQ(  
        陆承翔带着子侄们跟着庆贺胜利的游行队伍足足跑出十几里,个个兴奋得脸上通红、浑身大汗,回到家还都手舞足蹈,向爷爷和各自父母描述街上热闹欢腾的场面,陆经天和陆承钟也都破例放任孩子们又喊又跳地高声说笑。而周氏、陆燕芳和蔡卓成是快12点时才姗姗而来的,蔡卓成一进门就以快乐的语调对陆经天解释他们的迟到:“父亲,今天到处敲锣打鼓放鞭炮,口号喊得震天响,街上人山人海,车子开都开不动!”陆经天朗声吩咐:“去,我们也好好放放鞭炮,欢庆胜利!”敦礼和敦信抢上前去喊:“爷爷,让我们来放!”陆经天满口答应:“好,你们来放!”小德文在陆经天面前急得直跳:“太爷爷,我也要放!”陆经天抱起他:“好,太爷爷和你一起放!”敦仁赶忙上前要把孩子抱过去:“德文,过来,别累着太爷爷。”陆经天挡开他:“哎,没事!这一胜利啊,我觉得浑身都有劲!” E4v_2Q -w  
        鞭炮很快放完,孩子们还意犹未尽,陆经天招呼大家落座,丫鬟、老妈子们来往穿梭忙着上菜添酒,陆经天高举酒杯:“来,我们干杯!今天大家要一醉方休!” m~j\?mb{+  
        “来喽!”厨子捧上一大盘酥脆的锅巴,迅速把热腾腾的三鲜浓汁淋上,瞬间,滚热的锅巴被浓汁激得“噼啪”作响,腾起一阵香气四溢的白烟,厨子轻快地喊:“轰炸东京!” M$]O=2h+2  
        “好!好菜!”陆承翔随手摸出几张钞票塞给厨子,“得好好奖励奖励你!”周氏笑着摇头,陆承飞对连连向陆承翔鞠躬的厨子说:“赶紧再多做几道拿手好菜去呀!”陆承翔给陆燕芳舀了一大勺锅巴:“小妹当年躲防空洞躲得那么苦,这菜你最该要多吃点。”陆承飞嘲笑道:“六弟,你瞎献什么殷勤,自己的夫人不管,抢人家小蔡的活。”话音未落,陆承翔已经把另一勺锅巴送到林梦蝶碗里,同时白了陆承飞一眼:“我也没见你照顾我五嫂啊。”林梦蝶小声嗔道:“你们两兄弟少出点洋相吧!”陆承钟一边笑骂:“两个人就是长不大!六弟妹说得一点不错!”一边为父母布菜:“父亲母亲,趁热多吃点,不然都让他们抢光了。” x#j\"$dla  
        那边一桌上,孩子们也正对这道菜抢得不亦乐乎,敦信开心地喊:“轰炸东京喽!”敦礼则高举手臂发宣言似地用不那么利落的四川话嚷道:“炸死龟儿子的小日本!”连德文也学着举起小拳头喊:“炸东京喽!”周氏笑道:“今天这些孩子们可是尽情撒欢了。”苏凤芸凑趣道:“可不是吗,今天连父亲都高兴得像孩子一样呢。”说着,给陆经天斟满一杯,可陆经天却没有举杯,反倒轻叹一声放下了筷子,陆承钟赶忙问:“父亲,您怎么了?”陆经天摇摇头:“没什么。这菜,‘轰炸东京’,哎!我想起了吉田他们一家,还有那些老朋友们……害人害己啊!”众人一时皆相觑默然,敦礼和敦信赶紧站起来:“爷爷……”陆经天连连摆手:“坐下,坐下,不怪你们,是我不合时宜,我自罚一杯。” #?$'nya*u  
        一个老妈子走到蓝雅琴身旁耳语几句,蓝雅琴点点头,对楚斯咏使个眼色,两人离席,林梦蝶见状会意,遂也放下碗筷相随而去。很快,老妈子们接连把油爆虾、鸡油双菇菜心和罗宋汤送到陆经天和周氏面前:“太太们亲手做的,孝敬老太爷、老太太。”陆经天笑道:“难为她们了。让她们快来一起吃。”老妈子回道:“太太们说还有一道点心,马上就得。”陆经天和周氏每样各挟了一点:“放在当中,大家都尝尝。”苏凤芸亲自去端,陆经天和儿子们开玩笑:“别抢啊,给你们的夫人留一点。”陆承飞“抗议”:“我们都多大人了,哪里还会抢菜吃?!父亲您不能总把我们当小毛头!”周氏轻啐:“你也好意思说?!抢菜吃你们是不会,但要说你们已经不……”陆承翔插嘴:“母亲,您多吃菜。”周氏“噗嗤”一笑。陆燕芳说:“好久没吃到嫂嫂们做的菜了呢。”陆承钟问:“你们那边新派去的厨子怎么样?”陆燕芳说:“还可以,比上一个做东西清淡些,也精致些。”陆承钟说:“那厨子是从苏州来的,前些时候人家请客,父亲觉得那家馆子的淮阳菜很有点功夫,特意花大价钱把厨子挖过来的。”陆承翔笑道:“来重庆这么多年,小妹始终不习惯吃辣,我倒是有些‘无辣不欢’了。看样子,等回上海后,我得去请个四川厨子。” u_6BHsU  
        “是啊,说真的,我们什么时候回上海?”周氏问陆经天,“重庆的天气实在不好,夏天闷热冬天湿寒,虽说歌乐山能避暑、北碚又有温泉,可这潮气还是让人不好受。”陆经天抿着酒,半晌,慢慢说道:“来重庆难,要回去也不容易。离开八年,上海那边情况完全不清楚。况且日本刚刚宣布投降,政府真正要完全完成接管,恐怕尚需时日。”周氏含着些许希冀:“那总是有盼头了吧。”陆经天闻言,鼓舞道:“也是,胜利了,一切总是有盼头了,回上海的事倒是该一点点筹划起来。”一面说着,目光转向陆承钟,陆承钟随即回应:“是,回迁的种种事宜都得好好计划。当初逃难是没办法,太多东西只能丢掉;如今从容许多,总要考虑周全、尽量减少损失才好。” BheEI;}  
        陆承华先说:“我想可以去邮电所问问,重庆到上海的电报和邮路什么时候能恢复,我们得了解一下上海那边的情况。”周氏立刻点头:“不说别的,就只说你们叔叔一家,快四年没联系了。”“‘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陆经天叹道,“珍珠港事件前,每年好歹还能通一、两回信,后来就……我们走的时候托他们关照那些土地、厂房,虽然我们把地契、房契都带走了,可人家连半个中国都占了,想抢那么点地方还要在乎什么契不契的呢?不知道那些家伙有没有为难你们叔叔,但愿他们全家一切安好。希望邮路早些恢复,不但你们叔叔一家,还有凤芸她们的娘家和小蔡的父母,也都能早些报个平安才好。” rxy{a  
eb.cq"C  
        第二天清晨。 inPdV9  
        街道上残留着彻夜狂欢过后的喜庆气氛和些许凌乱痕迹,墙上到处张贴着标语,地上铺满鞭炮碎屑,早起的人们脸上挂着疲倦但喜悦的笑容匆匆走过。 [C+Gmu  
        吃过早点,陆敦仁催促下人备车,陆经天兴致盎然叫陆承钟留下:“你陪我出去逛逛,也感受一下胜利的气氛。”陆敦仁便立刻吩咐留下一辆车,陆经天摆手:“不用,等车送完你们回来也不迟。我如今闲云野鹤,又没什么要紧事,你们先忙你们的去。”陆承钟笑道:“那我也托父亲的福,‘偷得浮生半日闲’。”陆经天说:“敦仁他们这一辈还算成器,你们几兄弟岁数也都不小了,是该学着偷空歇歇,像我这样,享享福。”陆敦仁承欢道:“我们可盼着爷爷多到公司里走走,指点指点我们,有爷爷坐镇,我们更有底气呢。”陆经天指着孙子笑对长子说:“瞧这孩子,越来越成个马屁精了。”陆承钟说:“敦仁这话虽有拍马之嫌,却也是实话。”“你呀!原来敦仁是让你给教坏的!”陆经天嗔道,“敦仁,你给我小心点,说不定回头我一高兴,就过来检查你的工作,我叫你拍马屁!”陆承飞虚虚地给侄子一个栗凿:“都是你,拍不来马屁还乱拍,害得我们也遭池鱼之殃。”陆经天笑骂:“胡说八道!还不赶紧干活去!”众儿孙嬉笑着向陆经天告辞。 7dlKdKH  
        少顷,门房送来当天报纸。 sR>`QIi(a  
        陆承钟与妻子小声商量些家中杂务,只听陆经天疑惑地“咦”一声,陆承钟转头问父亲有什么不妥,陆经天指指一条新闻,随即把手中的《中央日报》递给儿子。 hLyTUt~\L  
        “请毛泽东来重庆?!”陆承钟也是一惊。陆经天冷笑:“小老百姓刚为抗战胜利欢呼,委员长早已在为‘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伤神了。”陆承钟皱眉:“毛泽东敢来吗?”陆经天摇头:“不好说。委员长请客,难保会不会是‘鸿门宴’。虽然想来能和委员长较量这么多年的人应非等闲之辈,只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若无相当之必要,何必冒这个险呢?”陆承钟问:“父亲,您觉得什么是‘相当之必要’?两党会不会再打起来?”陆经天陡然觉得心中如同坠了一块铅:“如今委员长请毛泽东来谈谈,若双方能谈拢就好,若谈不拢……”陆承钟眉间“川”字更深几分:“若毛泽东不来,两边就要直接开战?”陆经天仰天长叹:“苦战苦熬八年,好容易看到一线曙光,转瞬又是迷雾重重。” _Vo)<--+I  
        良久,陆承钟带着沉思缓缓说道:“原以为日本投降后,政府能马上收复失地、重振经济;如今看来,委员长的心思至少一半都不在这上面。不知如此一来,会不会影响我们回迁。好在共**产**党在西北,万一真的开战,也许短时间内还不至影响长江一线。我们……”陆经天插话:“也不尽然。即便战区一时不及长江沿线,然而政府势必要运兵、抓丁、征粮征税,一路上恐怕也太平不到哪去。”陆承钟心中烦闷,问:“父亲,我们该怎么办?”陆经天颓然道:“听天由命。” ie$`pyj!x  
        下人进来报告:“老太爷,车回来了,您是现在出去吗?”陆经天陷在沙发里无力地摆摆手,陆承钟吩咐:“让他先去休息,等下要出去,再叫他。” s,$Z ( "B  
        苏凤芸见情况不妙,忙端着茶盘过来:“父亲,您别太着急,先喝杯茶。”陆经天略略坐起些身子,勉力对儿媳做出笑容:“我没事。情况还不明朗,我们不过是先预计一个最坏的可能,免得将来措手不及而已,也许最终不会这么糟糕呢?”苏凤芸顺着这话宽慰道:“是啊。再说这些年多少事情,我们一家人在一起,都闯过来了。”陆经天微笑着点点头:“你说得对。” ?y>Y$-v/C  
        陆承钟随后说:“生逢乱世,不了解政治大势看来是不行的。好在父亲当年有远见,送敦仁他们一辈出去念书见世面,虽然我们家无人从政,这些孩子们倒有不少同学朋友进入仕途。让敦仁他们最近勤走动走动,也许可以探听到一些消息,好过我们在这里茫无头绪胡乱担心。”        陆经天点头:“是个办法。我也是太拘泥于成法,总觉得官场如泥潭、敬而远之为妙,结果屡次受困。”陆承钟忙把话题拉回来:“总之,最好是两党能协商成功,只要战事不起,一切都好办。”陆经天双手合十抵在额前:“望天佑中华,万勿再燃战火。”


冰雪林中著此身  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  散作乾坤万里春
发帖
2523
金钱
140
威望
49
贡献值
99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5-09-11
陸老爺子來一段吧: ~9JW#HHzn  
【西皮導板】提起當年淚不乾, AVXX\n\_  
【原板】一家人在重慶受盡了熬煎。 ,c4c@|Bh?  
                自從日寇來進犯, U/T4i#  
                東走西奔不得安。 Yv)Bj  
                好容易盼得烏雲散, .A3DFm3t  
                又誰知蕭墻起禍端?
级别: 护兔鼻神
发帖
2550
金钱
994475099
威望
174273
贡献值
62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5-10-17
仙人姐姐准备最后什么走向?是去香港吗?还是没想好? 7'Lp8  
要不然是做个海龟? gWkjUz )  
陆家算是资本家,后面发展成分只怕不怎么好。
级别: 实习仙人
发帖
2739
金钱
0
威望
4199
贡献值
895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6-06-29
续文,续了好久,续到哪里了,楼上的继续 ~^7r?<aKc  
打酱油路过。。。。。。。。。。。。。。。。。。。。。。。。。。。。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 请输入子健在《铁流1949》中饰演角色的名字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