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715阅读
  • 22回复

【原创】【神剧同人】绿珠

楼层直达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6-02-19
回 8楼(我为芳狂) 的帖子
       我也是重新整理的思路啦……争取日更或者两天更一次……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6-02-19
 c9''  
狄仁杰点点头,道:“我们先去看看。”他正欲要往前走,前面匆匆忙忙过来一个人,那人身服深绯色官服,见狄仁杰便急急下拜,道:“卑职司属寺少卿刘敦行见过阁老、大将军。” \ A1uhHP!  
vqsli rC  
狄仁杰笑道:“刘少卿不必多礼。”李元芳在一边将刘敦行搀起,道:“刘少卿太客气了。咱们先进去罢。” 2s*#u<I  
:H6FPV78  
狄仁杰道:“刘少卿看起来颇有些面善呐,不知……”刘敦行接道:“先父刘广宗,曾在秋官任职,做了些年的都官侍郎。”狄仁杰点头道:“怪不得,老夫在大理寺时,倒是与令尊共事过些时日。老了,都记不清了。” F1;lQA*7K.  
r,SnXjp@  
刘敦行道:“阁老说的哪里话。”他轻声道:“阁老,圣人来了,教您快些进去。” TG48%L  
q:>^ "P{  
三人进了明堂,远远便看见一层的空庭之上约莫摆了九只大鼎,被千牛、监门卫围了几层,瑞牛、狮子的图案跃跃,教人看得眼花。刘敦行率步上前,与监门卫的将军说了几句,众军便按次第退出了大半,只留下了十数名卫士在此守候。 [@ <sFP;g  
{s?M*_{|  
狄仁杰、李元芳躬身道:“臣狄仁杰、李元芳参加陛下。” |s7`F%  
rjt8fN  
武则天正立在几只大鼎前方,旁边战战兢兢地跪着几人,还有几人在身周垂头立着。她面色不动,半晌道:“起来罢。怀英,你们过来。” <E;pgw!  
:6J +%(f  
狄仁杰和李元芳朝前走去,走至几方大鼎的面前,不觉吃了一惊,九方大鼎里面皆是血红色淋漓一片,仿佛上古蛮荒之时,先人向诸天神佛献祭所用,古怪的腥气逼得人几欲作呕。 4nfu6Dq  
m8Vdb"0  
狄仁杰道:“陛下,这里面……”他一见鼎中血迹并非规则的起伏一片,便知原本其中必有尸体。 6\7nc F O3  
|rw%FM{F  
武则天冷笑道:“怀英,朕乏了,这里就先交予你。”说着便拂袖而去。众人连忙躬,身道:“臣等恭送陛下。”话还未完,武则天身影已离得不近,狄仁杰微微抬头之时,远远只看见身着赤黄常服的皇帝身形肃穆,又仿若突然间衰老不堪。 }_tln  
&ad I (s~  
狄仁杰起身对跪着的几人道:“你们都起来罢。”那几人身着监门卫的袍服袴褶,背上均被冷汗沁透,想来是昨夜轮值的监门卫军士。旁边立着一人,朝狄仁杰抱拳道:“狄阁老。”又朝李元芳咧嘴一笑,道:“还是你们千牛卫好,差事不重,还威风些,哪像我们监门卫。” 'XQ`g CF=  
5[l8y ,  
李元芳无奈道:“孙兄,你别拉着我打趣了可好?”他微微侧身,道:“大人,这是监门卫将军孙佺孙将军。” ]G.%Ty  
2=0DCF;Bv  
狄仁杰点点头,道:“孙将军,带老夫去摆放尸身的地方看看罢。” VLsxdwHgb  
WtQ8X|\`  
九具尸身摆放在明堂外一处临时搭建的棚子里,身上遮着白布。狄仁杰道:“你们倒是辛苦,还将尸身抬出这么远。”说着便掀开白布,这才看见那九具尸体已然是血肉模糊,上身赤裸,胸膛上刻着大大的“贪”字,看得狄仁杰眉头一凛。 'crlA~&#/  
vzzE-(\\e  
孙佺在一边苦不堪言:“阁老,您是不知道,皇帝不知怎么那么快就知道了消息,还没等咱兄弟几个收拾完现场呢……唉,天子之怒,真是……” 5*PYT=p}  
\]Kh[z0"  
狄仁杰问道:“这么说,是皇帝让你们这般处置的?” o56`  
kh~'Cn "O  
孙佺连连点头,道:“皇帝还说,叫阁老您看完现场之后,立马把这儿全部处置干净。唉,阁老,我……” @W H@^u  
jdK Ob  
狄仁杰道:“孙将军不必顾虑。”他见孙佺眼光朝向明堂,便接着宽慰道:“那几个监门卫士,虽有失职之责,并无性命之忧,孙将军放心就好。” /-zXM;h  
gM>t0)mGK  
孙佺抱拳道:“谢谢阁老。”他又转向李元芳,道:“元芳将军,下次兄弟请你好好喝一杯!”狄仁杰知他着急,便也拱手道:“孙将军,不多叨扰了,还劳烦您处置现场。” i 8!zu!-0  
T +5X0 Nv  
第三章 IcP)FB 4  
Vc^HVyAx@n  
狄府 ,Vd\m"K{  
bNT9 H`P  
书房里收拾得干净,兰烬轻落,烛影慢摇。 %0#1t 5g  
js1!9%BV  
李元芳将桌案上公文塘报分类摆放整齐,正准备起身给狄仁杰端茶来,却听狄仁杰笑道:“元芳,这个孙将军好像有点意思。” ~HQ9i%exg  
_%'},Xd.z  
李元芳面色一红,在暖熏的灯影里更添了几分青涩。他时年方三十,在朝堂上的诸多将领里算是极年轻,又偏生得一副干净秀气的样貌,于此,免不了在军中被开些玩笑。 Uax+dl   
G!4(BGx&  
他抬头正色道:“大人,您说,他今日那话,‘皇帝不知怎么那么快就知道了消息’,是在说监门卫里藏着内卫么?”狄仁杰道:“藏着内卫是肯定的,说那话倒多半是无心。”[size=;font-size:12.0000pt,12.0000pt]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361
金钱
22566
威望
19177
贡献值
6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6-02-19
回 10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这是极好的。 $ <#KA3o\  
VH1d$  
在古代三十岁应该差不多算是人到中年了。所以在那个年代三十岁怎么也不能在写成孩子似的人了 X.e7A/ClEo  
AD<q%pu&H?  
A, LuD.8  
heK7pH7;d  
古代三十岁的男子好像都留胡子了吧。神探第四部的台词有一句“五年前的幽州”。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6-02-20
.ZVUd84B  
李元芳思量片刻,点了点头,道:“说来,孙将军待卑职倒是不错。”他细细地数了起来,“东京常驻的也就是金吾卫、监门卫和千牛卫了。我们与监门卫倒是交好,至于金吾卫……”他没再说下去,狄仁杰心里也倒明白,笑道:“武懿宗倒不算甚么,借他十个胆子他也未免敢招惹你。只是……李大将军,你给老夫少喝点酒才是正经的。” %}Ss,XJ  
/tf5Bv'<  
李元芳低头道:“是。” Of[XKFn_  
iB%gPoDCL@  
狄仁杰站起身来,微微扫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道:“元芳,什么时辰了?”李元芳道:“方过了亥时,大人,不早了,你歇息罢。”狄仁杰摇摇头,道:“怪哉。” ToXki,  
7b;I+q  
李元芳惑道:“大人,怎么了?” ,y 2$cO_>  
#xQr<p$L6  
狄仁杰道:“元芳,你不觉得奇怪么?皇帝今日召我前去,她自己却起驾先走了。死了九个人,按理说教皇帝抬眼看一眼恐怕也难,可皇帝呢,她不仅亲自前去,而且还失态了。这能说明甚么?” =/y]d<g  
2(u,SQ  
李元芳摇了摇头。 'rO!AcdLU  
D6>2s\:>vp  
狄仁杰道:“说明皇帝她怕了,怕得险些乱了阵脚。”他看李元芳仍是一副侧着头,微微皱眉的困惑样子,便道:“你看着那九具尸体,觉得如何,怕么?” W&& ;:Fr  
x7:s]<kE  
李元芳道:“那九具尸体死状虽惨了些,可是……想来皇帝也不至于那般罢。”他打小习武,便过尽了刀头舔血的日子,甚么血淋淋的情状都是见惯了,见那尸体之时也只觉得刻字很是奇怪罢了。 T arIPp  
=|3ek  
狄仁杰接道:“以皇帝对此事之重视,到这会儿却没旨意来问,我是疑心这个。”李元芳笑道:“没旨意还好些,大晚上的,多冷呢。”说着又将狄仁杰的茶杯添满,递到狄仁杰手里。 aJ-K?xQ  
K]s[5  
狄仁杰接过茶道,李元芳又道:“大人,您莫要担心,那会儿在场的那么些人,哪个皇上不能问了?”狄仁杰略一沉思,道:“那会儿在场的都是谁了?”他提笔一个个写了起来:“除却在场的几名监门卫,还有监门文的孙佺、司刑寺的少卿陆象先、将作大监刘龙还有司属寺的那位刘敦行刘少卿。” &,c``z  
E*V`":efS  
李元芳疑道:“其他几位都能解释,司属寺的人过去做甚么呢?莫非,是现场的几名死者都有大的来头,需要辨认?” \? 0&0;5  
KxYwJ  
狄仁杰道:“此事先放着罢,看明日圣人怎生处置。不过,说来此案发生在洛阳,说交于洛州刺史罢,可人又偏偏死在了明堂里头。” F)&@P-9+  
-:2$ %  
李元芳玩笑道:“您是担心曾兄。”狄仁杰点点头,随即又长叹一口气。窗外,月下冷光暗逐,湮城的大雪已然化了大半。 [S HXJ4P*  
)uj Ex7&c  
洛阳 提象门 ~$:|VHl  
-(bXSBs#  
狄仁杰甫一出门,便看见自家车架,马车上一人身着平民的白色麻衣,带着猎户常带着的斗笠,正是李元芳。 4wa`<H&S5  
PP;}e  
狄仁杰见了便笑,道:“你这一身乱七八糟,好好的千牛卫铠甲放着作甚?”李元芳见狄仁杰来了,便从马车上跃下,扶着狄仁杰上了车,道:“卑职可就躲个清闲。”说着,便驾车往狄府驶去。 k2c}3 MeP  
%QH)'GJQ  
此时正有夕照,暖黄的颜色涂抹了洛阳的城坊山水,映在雪上,却也是一片光亮,带着暖意。李元芳问道:“大人,皇上都怎么说了?”狄仁杰道:“此案派给洛州刺史,倒没说期限,眼下诸般尸体证物都移到刺史府衙门了。”李元芳道:“皇帝是要您过问的意思么?”他知道狄仁杰手里种种大事,譬如边疆转运、制举开考,已然是脱不出身,便盼狄仁杰少些辛苦。 @R/07&lBR  
WHsgjvh"  
狄仁杰笑道:“我一老头子,哪里有力气跟你们年轻人似的到处跑。元芳,等会还需要你去曾泰那儿去一趟,看看他情况如何。”[size=;font-size:12.0000pt,12.0000pt]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6-02-20
回 12楼(记忆悠远) 的帖子
哇神剧的时间线我不会算……只是记得大人说虎敬晖四十岁就做了千牛卫中郎将,所以赶脚三十岁做大将军应该是很年轻了 HbXPok  
然后之所以把将军写得跟小孩子一样完全是因为我很萌神一里面将军羞涩的样子【捂脸…… \lZf<f  
谢谢姐姐的意见,后文一定注意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361
金钱
22566
威望
19177
贡献值
6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6-02-21
回 14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我也萌芳乖羞涩的样子,同时又很大气的风度。那就年龄上写小一点就好喽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361
金钱
22566
威望
19177
贡献值
6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6-02-21
哈哈,穿着麻衣带着斗笠。然后“卑职可就躲个清闲”。这个将军都死人了。真够萌的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6-02-21
回 16楼(记忆悠远) 的帖子
     汗,写文的时候不过脑子,我只记得唐朝的时候庶民服白,材料以紬、绢、布为主,写成麻的纯熟脑抽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361
金钱
22566
威望
19177
贡献值
6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2016-02-21
回 17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哎呀,阿鼎,是我手抽了。我本来想写“这个将军笑死人了”,结果少了一个字。(狂汗) T_B.p*\BM  
L$kAe1 V^m  
不过,也对哦。过去讲披麻戴孝,似乎是这样的。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16-02-23
>~k Y{_  
李元芳点头道:“卑职先送您回府。”狄仁杰却拦了他,道:“你莫急,明日再去罢。” w}?\Q,  
>FO=ioNY  
洛阳 刺史府衙门 i[swOY z]X  
hw1s^:|+2  
李元芳翻身下马,看着面前忙忙碌碌的庶从防阁,不由微笑。他本是山山水水的走惯了,当初跟狄仁杰回东京时多有拘束。前岁原本的主事千牛卫将军乞骸骨回乡,一时又没选着合适的人选,便吩咐李元芳代管了千牛卫的差事,没想到一管就是一年多。直到去岁冬天,他因病实在是没力气劳累,便由着狄仁杰告了假。此番捡着病假休息百日,便觉自在许多。 3dfSu'  
O4{&B@!  
曾泰从嘈杂的各色人员里钻出来,见李元芳攥着马缰正等着他,却没见狄仁杰,便苦笑道:“元芳,你看我这衙门,可是跟东西市坊差不远了。”李元芳道:“曾兄,你莫要着急,此事圣人不是没说期限么?” 9i@*\Ada  
?*HlAVDcFT  
两人边走边谈着,不多时便到了衙门的停尸房门口。曾泰顿了半晌,道:“元芳,此事来的古怪极了,我心里甚是没底。”李元芳一愣,道:“我回去一定跟大人说说。你也知道大人这些日子忙些……”曾泰摆摆手道:“哎呀,那些我岂能不知?不说其他的,我们先进去罢。” O`4X[r1LD  
7e4\BzCC  
此时天尚寒,房里又摆了好大冰块,便不甚着急尸身腐化的事。九具尸身盖了些白布,几名仵作在旁一具具地查看。李元芳侧头看去,见那尸身具具面色古怪,道:“这几人竟是中毒死的么?” i?]!8Ji  
o3yZCz  
一名仵作点了头,道:“中毒是一定的,却不知到底是甚么。”他指着一具尸体道:“这几人死因均是一般,大抵是服了某种恶药,致使心脏麻痹,血流停滞,最后窒息而死。” lsd\ `X5,  
6_7d1.wv9  
李元芳侧头想了想,道:“这该是甚么药?”正想着,曾泰问到:“那几人身上的字都拓下来了么?”仵作点头道:“都大抵摹下来了。”李元芳又反复看了几回,道:“我记得那几方大鼎里尽是干涸的血,不算刻字,这几人身上却没伤口,那血又是怎么来的?后来倒进去的么?” ;:OJQFu%4  
mdwY48b  
曾泰郁郁道:“这不知道是谁,可真是闲得透顶了。”两人又看了几番,便离了房里。 {u7E)Fdl  
g`6S*&8I  
李元芳问到:“曾兄,此案涉及到的几个监门卫呢?还有死者的身份查清了么?” @-wAR=k7  
*i|hcDk  
曾泰只是摇头叹气,道:“那几个监门卫教司刑寺提去了,死者的身份还在查着。” `7NgQ*g.d/  
S5;q)qz2J  
李元芳刚想宽慰几句,突然想到,“你认得司属寺的刘敦行刘大人么?那日圣人也是召见了他的,你不如问问他去。” RGcT  
IBR;q[Dj}  
曾泰无奈道:“元芳,九寺的人,哪里是我呼来喝去得动的?”他慢踱了几步,还是叹道:“罢了,容我再掂量罢。” TYp{nWwi  
V[% r5!83H  
李元芳拱手道:“曾兄,那元芳不多叨扰,告辞。” <1ai0]  
cq/)Yff@:  
第四章 wH<S0vl   
sQR;!-j  
洛阳 狄府 Q.nEY6B_  
^s%Qt  
狄仁杰剪了烛花,问道:“怎样?” UHXlBH@  
JjM^\LwKkL  
李元芳换了常服,将狄仁杰的茶摆在桌上,又回身掩了门,道:“曾兄烦心着呢。”接着将今日的所见捡重点说了。 M jHeUf  
,TL~];J'  
狄仁杰道:“此事也太难为他,怎么,他还能冲着大将军发脾气不成?”李元芳笑着看着他,道:“那倒不是。”狄仁杰又道:“元芳,你可是在想我怎么不去?” !\p-|51  
z8A`B VqI  
李元芳却道:“说来,曾兄一直念叨此案古怪呢。”狄仁杰问道:“那你觉得呢?”李元芳想了想,道:“卑职觉得人死得蹊跷,还有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把死人丢到明堂里头呢?” =uD2j9!"7  
bMgp  
狄仁杰回身坐了,细细抿了口茶,道:“元芳,要是你是皇上,你会怎么做?”李元芳听了,稍微一想便道:“自然是迅速地将背后的主使人查出了,既然这样,皇帝为何要指曾兄来查案呢?” =MMWcK&  
tEb2>+R  
狄仁杰道:“皇帝不会不知选一个洛州刺史来查案子,不仅要在同级的诸府、寺周旋上花好大时间,就从专业来说,指派司刑寺不是更好么?”李元芳玩笑道:“也许是说要您参与的意思呢。”说完便觉不对,道:“难道说皇帝本没要曾兄差个结果么?” >5 Ce/P'R  
5-n N8qs  
狄仁杰道:“皇帝那日发好大脾气,现在却指了个刺史来查案来做做样子,这般‘偃旗息鼓’,不是皇帝的习惯呐。” d ;ry!X  
-6#i~a]  
李元芳想了想,道:“这样说,不如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更合适些。”他一听狄仁杰说词,便知晓皇帝大抵是寻了内卫暗地里查察的意思。他心底百般疑虑,正待开口,去看见狄仁杰满脸的忧心重重,不觉轻声宽慰道:“大人,您莫担心,咱们见得古怪多了,不都弄得水落石出了么。” 1298&C@  
3<B{-z  
狄仁杰看他,笑道:“好,我不担心。”[size=;font-size:12.0000pt,12.0000pt]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 请输入子健在《甘十九妹》中饰演角色的名字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