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6570阅读
  • 103回复

[吾寐原创]【原创】他——节选自《狄怀英回忆录》

楼层直达
发帖
2196
金钱
7048
威望
3592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 本帖被 玉清音 从 吾寐思服 移动到本区(2016-12-13) —
声明:众亲随便拍!扔啥都行!全当老孙胡言乱语!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老孙家糕点铺吧:http://tieba.baidu.com/f?kw=%C0%CF%CB%EF%BC%D2%B8%E2%B5%E3%C6%CC&fr=itb_replyme
发帖
2196
金钱
7048
威望
3592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8-05-05
他——节选自《狄怀英回忆录》

      他,李元芳,检校千牛卫大将军,我的卫队长。
      我向来推崇司马迁,所以我自信比较擅长描写人物,相比之下,叙事是我的弱项。
      把他放在《家人篇》抑或《同僚篇》抑或《友人篇》,似乎都不太妥当,思来想去,干脆,另开一篇得了。
      原本以为他最好写,列提纲时,就毫不犹豫地认为第一篇应该是关于他的。皇帝,自然没有被我纳入写作计划,尽管我的手很痒。
      事后,我开始后悔自己当初的想当然,因为,就是他,严重地影响了我的写作进度,浪费的宣纸和墨汁成了我永远的痛。
      我告诉自己,今天,无论如何得有个交待。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我被贬为彭泽县令之前,跟随过我的卫队长前前后后有五位吧。至于他们是谁,我会在下面的《同僚篇》中一一道来。不管他们是谁,总之都不在了。我把生死看得很淡,因为今天还在我面前活蹦乱跳的一个人,明天就有可能被他的部署抬到我面前。见怪不怪了。
      很多同僚说我的笑面之下藏着一颗狠辣的心,的确,我并不相信自己常挂在嘴边的“人老多情”。
      我是个文人,我的三个儿子都是凭借着手中的笔走上了仕途。我从心底里看不起那些靠刀枪挣得功名的人,当然,这种态度我从未表露过。
      所以,他的出现,对我来说,也就是增加了一条破案线索而已。还有,我需要有人保护。
当年,他二十出头,身负重伤。看似桀骜不驯,但我深信他已是惊弓之鸟。我狄怀英一生阅人无数,看穿他,实在太过容易。果然,他开始规规矩矩地喊我“大人”了。然而,我并不想善罢甘休,我背对着他,冷冷地丢下一句话,我能相信你吗?他说,能。我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也没有去理睬他左肩上裂开的伤口,对那种环境下的我来说,他,只是可以利用而已,我不会相信任何人。
      回到长安之后,虎敬晖成了跟随我的第六个卫队长。他,还算本分,至少没做让我不高兴的事。毕竟还是戴罪之身,我这么想。
      我这辈子,只敬佩过两位武将,一位是娄师德,另一位就是虎敬晖。敬晖的悲剧,让我痛心不已。他举止有度,颇有大将风范,霸气而不霸道,再加上与生俱来贵胄气质,都不是一个山野匹夫能够相提并论的。我再一次利用了他,只不过,这一次行动之前,我正对着他的脸,交代了一句,小心他的暗器。我还记得,当时,他神色一凛,继而孩子气地笑了。我突然发现,他的笑很好看。
      使团案告破后,按照我的意思,他以检校鹰扬卫中郎将的身份留在了我身边,名正言顺地成为我的第七任卫队长。不久,他又被擢升为正四品上的千牛卫中郎将,随我去了湖州。其实,我也不知道,他究竟能在我身边待上多久。

        他还不到二十五岁,可谓少年得志。一旦平步青云,便喜上眉梢。他似乎早已把曾经的落魄抛诸脑后,尽情地陪着我游山玩水,并时不时地插科打诨。狄春倒是对他印象颇好,也难怪,自打他住进狄府,可是省去了这小厮不少端茶倒水的活计。我,闲着也是闲着,倒也乐得其所。
        也许我是天生的劳碌命吧。好奇心把我卷入了刘家庄这趟浑水中,当然,还不忘捎带上玩心未泯的他。我承认当时的自己确实过于自信,这也自然而然地影响了他的情绪,于是,兴高采烈的他,失踪了。
      我从噩梦中惊醒之后的几个时辰里,一直坚定地认为自己要迎来第八任卫队长。身边的曾泰是个聪明人,我不能让他觉察出我心中的惴惴,哪怕是一点点。
      我低估了他,他毫发无伤地回来了,还带回了重要的线索。我只记得,那天,我真的很高兴。
      晚上,我试探着问起他这几天的经历。他大口大口地嚼着饭菜,说饿坏了。
      从那天起,我再也不敢小瞧他了。但是,这也给我造成了一个错觉,我认为他天不怕地不怕。

      事实上,他怕鬼。我并没有责怪他。事后,他偷偷地告诉我,他小时候淘气,娘就拿鬼吓他。我说,建座将军府,把你爹娘接来吧,好歹也是朝廷大员了。他低下头,说,不必了,抬起头,钩起嘴角,加了一句,您不是嫌弃卑职吧,卑职可不想一个人住。他的笑,依旧很好看,可是我却不敢正视他的眼睛,我怕看到湿漉漉的东西。

      我活得很坦荡,从没觉得自己亏欠过谁,包括他在内。因为,他是朝廷的将军,而不是我狄怀英的私人保镖。即便他哪天遭遇不幸,那也是为国捐躯,我承认,这种想法,其实很自私。
      我喜欢下棋,他从来就是我的一颗棋子。久而久之,我们都习惯于如此,直到有一天,我自己摆下的棋局却让我生生地吞下苦果。当众人怀着喜悦散去的时候,我却感到如芒在背,我不知道如何单独面对他。他斜倚在靠枕上,大人,您有事吗?尽管还忍受着伤痛的折磨,他准确的判断力还是让我惊叹。我只能据实相告。他的身体明显地抖了一下,似乎是在安慰我,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大人,卑职明白。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他,但这话只有在他昏迷的时候我才说得出口。
        他很快好起来了,继续做我的棋子。我让他去救王孝杰,他也没有半句怨言。他真的很听话。

        蛇灵案,是我有生以来遇到的最为棘手的一桩。
        他为了进入蛇灵总坛,竟不惜使诈让自己受伤以蒙蔽敌人的眼睛。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呀,仗着年轻底子好就不计后果,将来到了我这个年纪非把你痛死不可。他的脸,刷得红了,冲着我傻笑。
        他能活到我这个年纪吗?我常常问自己。

        别人说我是只老狐狸,这倒不假。袁天罡一死,我便向皇帝请辞。他很不解,但也递了辞呈。我不知道这样做究竟对不对,但从那一刻起,我坚定地认为,他是我生命中最后一任卫队长。
        在江州的那段日子,很是惬意。那时候,他还不到三十岁,但已经是正三品上的检校千牛卫大将军了,和我同品不同秩。我时常有意地提醒他要考虑终身大事,可他总拿敬晖搪塞我,说什么虎将军不是四十五岁了还没娶妻么。
        想想也是,哪个姑娘愿意过担惊受怕的日子。

        从凉州那个蛮荒之地回来,洛阳对我们来说就是天堂。因恰逢七十寿辰,我的心情格外好。我的三个儿子都回来尽孝,一家人其乐融融,尽享天伦之乐。他,却有些怪,自打府中热闹起来之后,便几乎早出晚归,饭也不回来吃了,一天下来,我几乎看不到他几眼。
        做寿那天,高朋满座,皇帝也差人送来寿礼。一早就不见踪影的他同一群卫军将领一道儿入席,一道儿口称“阁老”作揖贺寿。我一边说着“不敢当”,一边撇了他一眼,好家伙,装着没看见。
        酒酣耳热,客人渐渐散尽。入夜,我坐在案前批阅公文,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大人,一个熟悉的声音飘过来。我眼皮都懒得抬,哦,李大将军啊,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吗?沉默。我听到撩衣摆的声音,一抬眼,他已经跪在地上了,一脸窘相,大人,卑职是来给大人贺寿的。我赶忙站起身,紧走几步,一把把他拽起来。他耷拉着个脑袋,看样子是想说什么,支支吾吾了半天,终是没有说。我忽然眼睛一热,握了握他的手,好啦好啦,傻孩子,我明白,我全明白。
        这是我第一次叫他“孩子”,的确,他比我的小儿子景晖还小了七八岁,而且,太多太多时候,我的身边只有这么一个孩子。这孩子哪儿都好,只是,太敏感太细腻了。

        好景不长。
        当我乘坐的大船扯起风帆的时候,我不禁在心里默念,永别了,扬州。
        他,躺在船舱的榻上,烧得厉害。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前几日助我端掉铁手团的时候人还是好好的。
        狄春跟我说,李将军现在对他好客气,别扭。
        张环、李朗和那帮受伤的千牛卫在各自的屋里发现了上好的白药,军医说,不是我送的。
        他,的确有点不对劲,一直在有意无意地躲着大家。
        他的背伤发作了,连同几年前的箭伤。这十年来,他虽然身体受过重创,但我却很少见他生病。可这一次,他似乎连精神都委顿了下来。
        夜深沉。我守在榻边,看着敷在他额头上的手巾被一遍又一遍地蒸热。
        他忽然动了动,随即眉头紧锁,呻吟了几声。我把手巾拿开,只见额上汗珠直冒。他好像在做噩梦。只听得“啊”了一声,他猛然睁开眼,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怎么了,元芳?我替他擦了擦汗。很快,他就镇静下来,发现是我,便急着起身。我拦不住,便拿了个靠枕放在他身后。大人,他一口气没上来,猛咳了几声。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怎么,做噩梦了?我笑了,为他掖了掖被子。他盯着我看了好半天,随着一声沙哑的对不起,竟然像个孩子似的一头扑到我肩上,嚎啕大哭起来。我,猝不及防,恍然大悟。
        十年来,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哭。
        那个幽兰闪着寒光的月夜,我们一直避免给他任何提示。可是,他太聪明,那一幕,已经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同样,我也永远不会让他回忆那个血腥的夜晚和那艘大船,这对他来说,太残酷。我知道,那天晚上,他害怕极了。
        现在,我只希望,他能释然。
        ……

        月亮又升起来了,照在洛阳狄府的窗棂上。
        一个影子从窗前飘过,大人,卑职能进来吗?
        进来吧。哦,不,等等。这堆东西可不能让他看见。唉,今天晚上看来还是完不了工了。明天继续。

                              全文完
[ 此贴被catmaomi在2008-05-06 12:08重新编辑 ]

老孙家糕点铺吧:http://tieba.baidu.com/f?kw=%C0%CF%CB%EF%BC%D2%B8%E2%B5%E3%C6%CC&fr=itb_replyme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4353
金钱
41474926
威望
9417
贡献值
7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8-05-05
这个写得太好了!油菜啊!用狄大人的口吻写将军,很精彩!


冰雪林中著此身  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  散作乾坤万里春
发帖
2152
金钱
3347
威望
256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8-05-05
不知道说些什么…… 只是心里有些许的难过……是心疼吧……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6674
金钱
744
威望
16096
贡献值
55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8-05-05
俺老猫一向认为看BT某孙的文,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话疯的厉害,另类的离谱。可这一回我是真的感动了。。。。不单单为大人和将军那份感人至深的情,也为某孙,我完全读懂了此文隐含的深意,真的完全懂了.........    

这一次是真心真意的为某孙献上鲜花以示崇慕之情。         

PS:窃惊叹某孙的文笔原来这么好,呵呵,某猫又有了抓壮丁的冲动  
[ 此贴被catmaomi在2008-05-05 20:50重新编辑 ]
发帖
2196
金钱
7048
威望
3592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8-05-05
哇,我什么时候成了BT某孙?还我公道!

老孙家糕点铺吧:http://tieba.baidu.com/f?kw=%C0%CF%CB%EF%BC%D2%B8%E2%B5%E3%C6%CC&fr=itb_replyme
级别: 小飞侠
发帖
1495
金钱
13597
威望
744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8-05-05
如此美文,难得难得。写的太好了,世态炎凉,尽在不言中。写的好                    
级别: 小飞侠
发帖
1495
金钱
13597
威望
744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08-05-05
阁下在那个群啊!!    喝茶等待下文。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6674
金钱
744
威望
16096
贡献值
55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08-05-05
引用
引用第5楼孙武之后于2008-05-05 20:46发表的  :
哇,我什么时候成了BT某孙?还我公道!

老孙啊,给你挑个刺儿行么?桀骜不驯的“驯”..........
不过,瑕不掩瑜,表拍俺......
发帖
2196
金钱
7048
威望
3592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08-05-05
引用
引用第7楼可心宝宝于2008-05-05 20:51发表的  :
阁下在那个群啊!!    喝茶等待下文。  

不好意思,俺没有qq;
不好意思,没有下文了。

楼上的猫,我改正错别字了!猫啊,你就是俺BT某孙的一字之师!

老孙家糕点铺吧:http://tieba.baidu.com/f?kw=%C0%CF%CB%EF%BC%D2%B8%E2%B5%E3%C6%CC&fr=itb_replyme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 请输入子健在《甘十九妹》中饰演角色的名字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