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转帖]刘慧访谈不完全手册——“演员”张子建 --]

从容子健--张子健影迷网 -> 历年旧闻 -> [转帖]刘慧访谈不完全手册——“演员”张子建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花想容 2006-12-18 14:02

[转帖]刘慧访谈不完全手册——“演员”张子建

地址http://dszx.thmz.com/news/article/article.php?sessid=386c0ed60085cfe6313cd386428e9e11&articleid=455

刘慧:虽然过了一场暴风雨
  但是今天还是挺热的
  你看我穿着短袖
  不说大汗淋漓吧
  但是真的是
  汗止不住地往外冒
  穿这么多 热吗
张子建:还好
  我今天这身衣服算比较薄一点的了
  还有其他比这更厚的面料
  包括可能要层多一点
  包括还有甲
刘慧:很多的演员拍古装戏的时候
  都有大部分的
  在马背上的镜头和状态
  是不是演这样的戏
  你必须首先得学会骑马
张子建:对 当然一个演员
 你要是骑马能够骑得好一点
 肯定会对演戏有很多帮助
 因为有时候会遇到
 比方说几个演员都要骑马
 然后其中就有不会骑马的
 那这个就很危险
 像我在拍《开创盛世》的时候
 就是在内蒙
 当时有一场马戏
 然后我旁边的一个演员
 他就马骑得不好
 马骑得不好
 然后要拍一个冲
 结果应该要往前冲
 结果他那个马就原地转了
 转的时候手里拿着剑
 一下子就扎到我胳膊上了
 还好我当时穿的是甲
 很厚的牛皮甲
 把牛皮甲都扎了一个三角口
 如果他要能骑得好一点
 就不会有这种问题
 所以肯定作为演员
 这方面还是应该
 能够会一点还是要会一点
 当然也不一定会
 骑得多专业或是怎么样
 再有还有一个
 很客观的一个问题
 就是说非常好的马
 也不会拿给你拍戏用
 就是刚刚在北京
 开始拍的时候
 有一天比较危险
 因为那是马的原因
 那匹马是我在戏里骑的一匹
 他们专门选的一匹马
 那匹马的体型很好
 但是那天是我第一次骑那马
 之前我看那个马
 开始放在边上的时候
 他踢了一下人
 我就觉得这匹马
 是不是有点问题啊
 但也没多想
 然后到拍到我的时候
 我就上去了
 上去我本来想溜它一下
 因为马你肯定跟它熟了
 跑两趟就好了
 结果一上去之后
 它直接就驼着我
 我们是在山上拍
 就往悬崖边上去了
 到了悬崖边的时候
 它就开始甩
 它开始甩我
 然后我就在上面跟它较劲
 然后中间有很危险的时候
 我后面的斗篷掀起来以后
 就盖到马的头上了
 这个是很危险的
 因为它看不见了
 还好
 我当时 啪
 我就把斗篷给扯掉了
 扯掉之后它又在甩
 甩到我突然觉得它要倒了
 我觉得它倒了
 我人就窜出去了
 窜出去之后
 然后等我落完地起来之后
 我就问他们导演
 我说马是不是刚才倒了
 他说确实倒了
 所以还好
 如果我要是没窜出去的话
 大腿肯定是完了
 因为它一倒的话
 肯定是把你的大腿砸到底下
 非常危险
 但那匹马的型非常好
 是纯血
 但是它之所以它能给剧组用
 是因为那匹马有一只眼睛
 像长了白内障一样
 所以他们都叫它玻璃花
 所以它眼睛有问题
 然后那匹马才会拿给剧组用
 不然不会拿那么好的马
 给剧组去用的
刘慧:现在的武侠戏
  应该说比以前要好看很多
  因为它有很多空中飞跃的镜头
  都是吊威亚拍出来的
  是吗
  这个吊威亚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
张子建:吊威亚啊
  应该还好
  就是你适应了之后
  比方说现在我说我也自己上威亚拍
  然后我记得最清楚的
  是拍《甘十九妹》的时候
  在济南的千佛山
  拉了一个有32米跨度的
  有17米多高度的这么一个
  栓了一个(笼)
  整整飞了一个礼拜
  我每天这边拍完戏
  然后文戏拍完了
  有空就过去
  就开始武戏飞
  飞了一个星期
  你说害怕吧
  一开始可能会有一点
  但是真正做了几次以后
  也想不了那么多了
  那个底下都是很大的石头
  而且32米跨度
  根本没有办法保护
  所以说如果威亚断了
  肯定是那个后果想象不到
  因为很高嘛
刘慧:确实存在危险 是吗
张子建:当然有危险了
  因为你如果威亚断掉了
  我们拍戏的第一天威亚断了两次
  所以所有的人的心都是提在这儿的
  因为要拍5个多月
  结果就恰恰第一天威亚出了两次事
  然后5个多月都没有事
  而所有人的心都是悬着的
  你不知道是不是它还会再断
  如果断掉的话
  你像那个根本保护不了
  然后我就记得很清楚 7天吧
  飞了7天 最后的时候
  然后有一个动作的时候
  它不是这样横着飞
  是直接从空中往下降的
  我跟女演员
  还有一个摄影师
  我们三个人在上面
  结果我到现在
  还记得那个副导演叫吴奇罗
  那个副导演他就说
  给你拿个垫子保护一下吧
  我说保护什么
  每天都这样飞还要保护
  他说能保护的还是要保护
  然后就放了两块这么厚的垫子
  结果恰恰就是那个镜头
  一下子就出事了
  三个人就从上面落下来了
  我在最底下
  直接膝盖就跪到垫子上了
  该出事的时候
  恰恰有了一个保护没出事
  但是其他那些镜头都没有保护
  如果断了那肯定是(不堪设想)


花想容 2006-12-18 14:03
刘慧:确实存在危险 是吗
张子建:当然有危险了
  因为你如果威亚断掉了
  我们拍戏的第一天威亚断了两次
  所以所有的人的心都是提在这儿的
  因为要拍5个多月
  结果就恰恰第一天威亚出了两次事
  然后5个多月都没有事
  而所有人的心都是悬着的
  你不知道是不是它还会再断
  如果断掉的话
  你像那个根本保护不了
  然后我就记得很清楚 7天吧
  飞了7天 最后的时候
  然后有一个动作的时候
  它不是这样横着飞
  是直接从空中往下降的
  我跟女演员
  还有一个摄影师
  我们三个人在上面
  结果我到现在
  还记得那个副导演叫吴奇罗
  那个副导演他就说
  给你拿个垫子保护一下吧
  我说保护什么
  每天都这样飞还要保护
  他说能保护的还是要保护
  然后就放了两块这么厚的垫子
  结果恰恰就是那个镜头
  一下子就出事了
  三个人就从上面落下来了
  我在最底下
  直接膝盖就跪到垫子上了
  该出事的时候
  恰恰有了一个保护没出事
  但是其他那些镜头都没有保护
  如果断了那肯定是(不堪设想)


张子建:它有很多的东西
  完全可以用替身演员来做的
  但是那时候都要自己做
  你想我连什么镜头都做
  机器架在梯子上 俯拍
  然后我站在机器后面的树上
  然后一个空鞍子的马
  在底下镜前过画
  我要从上面跳下来
  骑到马背上出画
  就这样的镜头都拍
  然后当时是头两条
  落的位置不好
  第三条就直接落到马屁股上了
  然后它一挑
  我人就飞出去了
  落地之后
  当时就觉得
  你的内脏乱的
  里面就全部都乱了
  起来之后
  别人就围上来跟我讲话
  根本一句话说不出
  然后我就在原地溜达
  溜达了好半天
  才感觉就顺过来
  然后上去又接着拍
刘慧:那时候非常辛苦
张子建:对
  经历了这么多次以后
  是不是经常会有一种
  都捡了好几条命回来这种感觉
张子建:那也没有
  因为拍武戏肯定是很累
  就像这个导演
  我跟这个导演
  拍过一个叫《英雄》的电视剧
  那个很早
  比张艺谋的《英雄》其实还要早
  后来因为那个戏
  打得有点血腥了
  最后是一直放在那里
  后来是搁到非黄金时段播了
  那个戏真的是很艰苦很艰苦
  是我拍这些年戏以来
  我觉得是最艰苦的一个戏
  因为第一冬天 很冷
  我们居然可以在一个很大的房间里
  这么大这么高的火炉
  有两个在屋里
  然后这个火炉在这里烧得很旺的火
  离火炉也就是只有两米多
  放了一个桌子
  然后桌子上有一个暖水瓶
  倒过水之后
  暖水瓶放在桌子上
  然后它流出来的水
  在桌子上就结冰了
刘慧:是吗
张子建:你想想有多冷
  这边还有一个炉子
  然后完全都是在
  零下十几度的那种
  而且夜戏很多
  都是晚上在拍戏
  我唯一的好处
  就是因为我一直在动
  那个戏动作很多
  然后我们的导演 摄影
  全部是脚冻伤了
  耳朵冻伤了
  然后三个月的时间
  一直在打 一直在打
  你想那个戏我加在一起
  因为它是先跟日本人打
  跟土匪打 跟国民党打
  然后算起来
  那个戏我杀了
  可能都有两百多 三百人
  你想想就一个人一个人杀
  你得费多大力气
  所以那个戏累的啊
  每天都在打每天打
  我三天时间
  隔了一天
  两次从马上被甩下来
  而且那个马甩
  我一般骑马
  只要我是带着缰绳
  一般是不会被甩下来的
  全部是因为双手脱缰
  在打枪
  因为你不能带缰绳了
  然后那个弹壳
  绷到马脖子上的之后
  马一惊就会立起来
  马一立人就下去了
  我第二次落地的时候
  他们后来看回放的
  最后把那个东西
  剪到我们片尾的片花里面了
  这么大的石头
  我头落地的时候
  离石头顶多也就这么多
  而且一只脚还在那个蹬上面
  我出去有七 八米
  我才从蹬上下来的
  三天下来两次
  而且那个戏
  中间吊威亚的时候
  当时我没意识到
  拍一个倒吊
  就是人倒着
  起来是一个“V”字的
  从山崖上往下放人
  然后我就觉得
  拉上去之后
  我就说不行了不行了
  喊了就放下了
  放下来之后又调了一下
  又得重新吊
  第二天腰就不行了
  就觉得腰起不来了
  但是没有办法
  还要拍戏
  因为几乎都是我的戏
  只有到现场
  拍一个镜头 拍完了
  我就躺在地上
  拿一个硬的东西
  这儿顶一下
  然后又等着通知下一个镜头
  起来再拍
  后来我也没有去医院看
  后来搞武行的那些人跟我讲
  说你当时那个其实就是软骨骨裂
  过了一个多星期以后才好


花想容 2006-12-18 14:03
刘慧:我知道你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拍戏了
张子建:是小学四年级
刘慧:小学四年级
张子建:那时候是一个儿童电视剧
  天津电视台的第一部儿童电视剧
  然后几乎是当年吧
  好像是一年
  我忘了
  又拍了一部儿童电视剧
  五年级的时候
  拍了一部电影
  初一的时候拍了一部电影
  然后后来就一直没有拍了
  到考完电影学院毕业之后
  才开始拍戏
刘慧:从那么小的时候就开始拍戏
  一直拍到现在
  这么多年了
  是自己一直的愿望和理想呢
  还是就是因为
  顺其自然地走了这个路
张子建:应该说是顺其自然吧
  我的路走得还算顺
  还算蛮顺的
  初中毕业之后
  然后我就没有念高中了
  然后就到剧团里边
  然后是三年的中专学员
  突然我记得是
  有一年到北京去
  到一个相声演员叫刘伟
  到他家里去
  过节的时候
  然后他太太搞音乐的
  然后就说
  你这个形象不太合适说相声
  你应该还去演电影什么的
  我说如果有机会的话
  当然好了
  她说其实你可以考学啊
  之后过了一段时候
  她就给我寄了一份
  电影学院的招生简章
  那时候正好是
  我三年的中专毕业
  结果我那年就去考了
  还算幸运吧
  专业课通过了
  通过了之后
  当时面临最大的一个问题
  就是文化课
  因为我三年是中专
  没有念三年高中的文化课程
  然后要参加全国的高考
  那时候专业课考完之后
  到高考只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了
  也就是说
  我一个半月要念
  人家三年念的东西
  后来一想反正专业考完了
  就试一试吧
  然后就开始找老师
  包括到高考之前的补习班去补习
  那一个半月比较苦
  但我这个人还好
  我学习方法还可以
  我不是那种强逼着自己说
  今天我没有兴趣了我也要念
  我是这样
  只要今天觉得状态好
  可能我会连续20多个小时
  然后今天觉得状态不好
  可能刚睡醒
  吃了个早饭
  觉得念不进东西去
  我可能就会去干别的事
  或者接着睡觉
  反正那一个半月过得挺好玩
  然后就参加考高考了
  结果还不错吧
  高考成绩能过
  电影学院的录取分数线
  就这样念书了
  从毕业之前吧就开始拍戏
  包括和王文杰导演很早合作的
  那时候还在念书呢
  就在拍戏
  虽然就像你说的
  这么热的天这么苦
  包括我刚才说的这么冷
  但是觉得自己
  还算有意思 还能做
  还有一个心理
  就是我不做这个我做什么
  我不做这个
  我可能什么都不会
  我只能演戏
  那就演呗
刘慧:你看你从小学四年级就开始拍戏
  一直拍到现在
  应该说也是一个
  资深的年轻的老演员了
  但是可能在观众心目当中的享誉度
  可能并不如一些新演员来得火热
  为什么
张子建:可能是个人的关系吧
刘慧:真的是不在乎这些呢 还是
张子建:我是觉得
  我老是怎么想呢
  也有一些媒体的朋友
  要发东西或是怎么样
  然后我老是说 发什么
  没什么可发的吧
  做了什么事了你就发
  我老是觉得那个东西不够
  像在拍《甘十九妹》的时候
  《甘十九妹》之后
  有一个戏叫《燃情四季》
  是写一个设计师
  跟几个女模特的感情故事
  那个戏拍得很有特点
  因为我当时拍那个戏的时候
  在拍《胡雪岩》是清朝的戏 光头
  后来导演就说
  那索性我们就是光头也没关系
  然后就用的是光头
  蛮有个性的我觉得
  而且是在我见到的一些观众里面
  很多人喜欢这部戏
  当时那部戏播得也蛮火的
  后来紧接着还在播《寇老西儿》
  当时也是比较火的戏
  而且是三个反差很大的戏
  但是在那个时候
  我也没去想
  怎么一定要去宣传自己
  或是怎么样
  我原先一直在上海 在上影厂
  然后上海媒体的记者到山东
  我们见到的时候就在跟我讲
  说子建啊
  说你回到上海之后
  跟我们接触接触
  我们上海的媒体对你不错
  我说我不是不跟你们接触
  我说我可以接触
  但是我不知道干什么
  就在那个戏完了之后
  正好回上海的时候
  我还特意叫他们一起吃了顿饭
  吃完饭
  他们说给你发点什么
  我说先别发
  我说现在没什么东西可发
  就跟你们吃个饭大家聊聊
  等我需要的时候再发
刘慧:有这样的演员吗
  人家主动要为了发你还不要
张子建:这是真事
  没有什么可发的
  而且当时你想
  他们三个
  一个是解放日报的主编
  一个是文汇报的
  还有一个是新民晚报的
  三个人一起吃的饭

刘慧:太太也是做演员的
  我记得我采访
  就像你说的《开创盛世》这部戏的
  制片和导演鲍海鸣和王文杰的时候
  他们都共同谈到一个问题
  他们说
  做演员千万别结婚
  结了婚就是千万别生孩子
  那生了孩子就根本没法对家对孩子负责任
  你现在有孩子吗
张子建:有啊女儿已经5岁了
刘慧:5岁了
  那你们俩都是做演员的
  整天应该说都是在外面
  到处跑来跑去的
  那孩子怎么办呢
张子建:孩子是一直跟着我父母的
  跟着爷爷和奶奶
  然后现在很难说的一种感觉
  我不知道是因为她的
  从她出生之后的一种适应
  适应了经常见不到我们
刘慧: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的日子
张子建:或者见到之后
  可能见一面我就走了
  或者待两天我就走了
  不知道她是适应了
  还是因为孩子比较懂事
  她不去讲
  这是我今年听我舅妈讲的
  她跟我舅妈在讲
  她说 舅妈
  每次爸爸和妈妈走的时候
  其实我都很难受的
  我好想他们
刘慧:她已经会表达了
张子建:对 我听了之后有一点心酸
  但是又没有办法
  因为这个职业本身就是这种职业
  所以我有时候经常把他们接过来
  住一段时间 一起陪陪她
  但是又没有办法
  因为要不停地拍戏不停地忙
刘慧:那你有没有像
  鲍老师和王老师的那种感觉
  比方说也不叫后悔吧
  就是会不会告诫后来的年轻人
  千万别去结婚千万别生孩子
张子建:但是这也不是个事啊
  你说做这行的这辈子就得一个人了
  我觉得也不是事
  肯定还有办法去调整吧
  慢慢适应
刘慧:只能说多付出一些艰辛
张子建:对还是适应
  然后也有一种习惯


xihuan 2006-12-21 10:04
做演员真是辛苦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12-26 8:55:46编辑过]

小妖精 2006-12-26 00:57
没看够怎么就完了,是不是没完啊!太短了!

我就是我 2006-12-26 09:28
感动啊!子健好可爱

菱馨 2006-12-26 13:28

我还以为连接的网站是完整版本呢。

希望以后还能见到像这样全面的访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1-15 21:07:16编辑过]

就爱元芳 2006-12-26 17:47
没有呀?

lvlvyanyanzi 2006-12-27 12:38
子建这也太低调,难怪一直在想子建为什么不红,原来这与他自身的性格有关,哎,试问中国还有多少这样的演员呀,好好拍戏却不注重名利,在此祝子建接更多戏,拍更们我们喜欢的角色。

波姬小猴 2006-12-29 10:18

多!!当下中国有两大类演员,一类是所谓的“明星”,娱乐头版漫天飞,天天绯闻当道,炒作为先,但是作品呢?没几个能抓得住人眼球的,表演木木然毫无出彩之处;却还满世界糊弄,唱歌导演主持出书什么都想插一杠子,但哪一样都是虚泡泡的,眼睛里只有名和利两样东西。

但是还真有一批演员,真真的是把表演当作自己的工作,自己不断奋斗的事业,一部接一部认认真真地接拍每一部戏,演绎每一个角色,不断地给每一位观众惊喜。但是他们总是把自己隐藏在角色后面,让观众记住的是每一个精彩的角色。他们的眼里只有表演。(其实胖梁老师,陈道明老师,吕中老师,小陶虹都是这类的啊)

的确,明星的绚烂热闹能吸引很多人的眼球,但是时间长了就会让人生厌。而这些靠表演打拼天下的演员们会牢牢地抓住你的心,让你一旦看到就不舍得移开你的目光。

张子建也是这样一个演员,一个只会好好演戏的好演员。这就足够了。

我喜欢!!!


X战猪 2007-01-13 20:05

恩~看起来很诚恳,实在...

现在看一些个什么所谓大红大紫的明星整天的闹~唉~

能这样踏实认真的做好演员的真是难得了!

[em37]

卓越的子健 2007-01-14 10:31
子健出道这么久,没有任何绯闻,实乃神人也[em17]

涧边芳草 2007-01-18 22:52
有的人专靠制造新闻让自己出位,真是没法和子健的低调从容相比。

瓶中沙与子健 2007-02-22 03:57

看到这篇文章,我更加的支持子健了

也为演艺界有这样一位好演员感到欣慰

现在的演艺界可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而且越来越浑浊,用狄仁杰的话“演艺界的水很深哪,也很混,我们不得不小心!”

但是子健却是“出淤泥而不染,浊青莲而不妖”

永远支持子健


rivid 2007-02-22 13:00
少有的品格高尚的演员

zhang 2007-02-22 16:35
看后深受感动,子健确实不容易。永远支持子健。

蓝颜知己 2007-02-25 06:53

辛苦了,李将军!

但愿你可以借《神探狄仁杰》的东风,步步高升!


一江春水 2007-02-25 07:49
看来我没有看错人,子建是一个德艺双馨的人。[em07]

纳蓝剑 2007-02-25 11:04
太感动了,子建的女儿在天津和平区吧!我这一生都要追随子建,!!1

轻舞飞扬 2007-03-01 10:38

子健说话很可爱,也很辛苦啊 !

  "....然后三个月的时间
    一直在打 一直在打
  你想那个戏我加在一起
  因为它是先跟日本人打
  跟土匪打 跟国民党打
  然后算起来
  那个戏我杀了
  可能都有两百多 三百人
  你想想就一个人一个人杀
  你得费多大力气
  所以那个戏累的啊........." 


zhang 2007-03-05 07:58
子健说他“我原先在上海,是上影厂的”,难道现在不在上影厂了,现在在那里?那位知道请告诉一下,现在这里谢谢了。

关关 2007-03-07 18:21

当下中国有两大类演员,一类是所谓的“明星”,娱乐头版漫天飞,天天绯闻当道,炒作为先,但是作品呢?没几个能抓得住人眼球的,表演木木然毫无出彩之处;却还满世界糊弄,唱歌导演主持出书什么都想插一杠子,但哪一样都是虚泡泡的,眼睛里只有名和利两样东西。

------------------------------------

这位说的有道理,很多人新闻那么多,可说起演的角色,却让人记不住几个。


含羞草 2007-03-08 09:08
没想到当演员这么不容易,他们好辛苦。

淡紫深蓝2007 2007-03-08 20:07
我就是喜欢子建这样的,不像现在有些明星一直靠绯闻来提升自己的名气.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3-8 20:11:53编辑过]

落叶飘香 2007-08-19 18:50

子健真的好辛苦啊!而且是个好实在的人

真的很鄙视那些只知道炒作的所谓“明星”

子健真是出淤泥而不染


大玉儿 2007-08-19 19:06
5岁????不是2000年出生的吗?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8-19 19:08:07编辑过]

纳兰滢渲 2008-04-17 13:35
不求名时名自扬。
哥哥是个性情的人,淡泊从容,很好!


查看完整版本: [-- [转帖]刘慧访谈不完全手册——“演员”张子建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5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172371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